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三十九)

2016/12/6 — 8:00

View from Vincent's Studio 
Vincent van Gogh, 1886

View from Vincent's Studio
Vincent van Gogh, 1886

【平村社區】系列

(五)

一個月的時間正式過去。

廣告

已經在各方面適應了平村社區生活,也建立了各種各樣人際關係的我,沒有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的灑脫。

時鐘的秒針滴答滴答響,大聲得讓我無法入睡。我翻來覆去,閉上眼又睜開,好不容易變得迷迷糊糊,以為終於可以睡去,卻始終無法踏入夢鄉。

廣告

我想留下,但不想變成失蹤人口。我想出去一下,但不想永遠無法回來。到底有甚麼方法解決這兩難呢?想到天明卻仍茫無頭緒。

早餐時間,Candice 媽見我精神不振、雙眼浮腫,關心地問我是否發生了甚麼事。我告訴她,今天是我在平村社區恰恰住滿一個月。

「啊,對呢!是一個月!」Candice 媽揚眉道。

我告訴她,初來的時候我深信自己只要待夠一個月就會離開,也跟外面的人這樣交待過。現在我卻不想走了。

「這麼回事──」Candice 媽聽過我的煩惱後,給我的笑顏更加溫柔了。彷彿只要依靠她,天下間再也沒有事情需要擔心。

過去我很少有這種感覺。我的意思是,我幾乎從未曾想到要在情感上依賴任何人。主要是會怕麻煩到別人。畢竟在外面,大家都有各自的煩惱。何苦你還要把自己的煩惱加諸別人身上?別人又有甚麼義務,去分擔你的煩惱?

但平村社區不一樣。在這個一切都已編排好的世界,我無法選擇不跟 Candice 媽坐,Candice 媽也無法選擇不跟我坐。我們的交流,於是便變成儼如宿命那樣的東西。是宿命賦予我們權利與義務,讓我們承擔彼此的煩惱,我如此想。如是便放心依靠她。

「要不要找管理員談談?」她提議。

我不解地問:「可以的麼?」

「不肯定,可是值得一試。」她柔聲道。「若只是報個平安,而這報平安又有助你繼續留下來,我想平村社區可能會答應。」

「可是,妳怎麼知道呢?」

「只是猜猜而已。」她擺著手。「不過我的感覺是,如果是對社區有好無壞的要求,管理員未必會一口拒絕。一試總無妨吧?」

儘管我認為機會渺茫,但既然 Candice 媽這樣說,就試試好了。於是,我提早十五分鐘吃完早餐,在下層找到管理員辦公室。那是一個可以容得下六個人工作的房間。米黃色的四面牆中停著幾張桌子,上面凌亂堆放的文件和茶杯等各類雜物,散發著一股散漫的氣息。房間沒有用來接待客人的窗戶之類。想也當然,因為完全沒有這樣的需要。

門沒關。裡面,一個胖嘟嘟,肚腩因緊束的恤衫而無所遁形的中年男人,正在讀≪蘋果日報≫。在我可以瞥見標題之前,他連忙把報紙收起。

「怎麼了?」他警戒地問。

我告訴他我的想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