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三十四)

2016/12/1 — 8:00

Ravine with a Small Stream, Vincent van Gogh, 1889

Ravine with a Small Stream, Vincent van Gogh, 1889

【平村社區】系列

「荒謬透頂。」

「世界本來就是如此荒謬。」

廣告

「荒謬的不是世界,而是你的世界觀。」

「只是有些人拒絕面對世界的本相。」

廣告

在他們你一言我一語中,我岔進一句:「或者……只要找個更好的理由去做時裝設計,就可以了吧?」

二人不約而同嚇了一跳。想必他們早已忘記我的存在。

James 似乎無甚興致理解我的想法,他只是說:「沒有這樣的必要。反正在平村根本沒有人需要 fashion。」

這次權卻點頭同意。「人本來就不需要時裝。你看這裡,大家穿的都一模一樣,可對此誰也沒有怨言。反而在外面,人們卻對別人的衣著評頭品足,指指點點。這件衣服也有人穿!那種設計怎麼這麼爛!無聊透頂。」

「當然像你這種負能量爆燈的人,從來不會對別人衣著讚賞半句吧。」

「搞了半天原來那些廢醫生教曉了你正向思維。」權狠狠嘲弄。

「這不是正向思維,只是公平。有彈自然有讚,你當演員,難道就從沒聽過掌聲?」James 大聲道。

見權一時無法回嘴,他乘勝追擊:「時裝也確實會帶給人快樂。一個女生穿上漂亮的衣服,覺得自己很美;男朋友看在眼內,也會覺得高興。難道讓這事情發生的設計師,不是做了好事?」

「既然你是如此積極樂觀,那就做給我看呀。」權冷冷道。

James 隔著未包裝的菠菜瞪向他,又復低頭工作,斯須始撂下一句:「反正我已經甚麼都做不到了。」

「我想,如果你已經很久沒有試過的話──」儘管這不關我的事,可不知為何我覺得 James 還是不要放棄為好。若果放棄,那大概屬於他的某種關鍵的甚麼,就很難再尋回來。

「──你可以試試。」我把話說完。

「總之講甚麼都無用。」他以極其鄙厭的態度快速道,似乎想要讓話題終結。可那時候的我沒注意到這一點。我只是驀然想起,James 已經在這裡住了兩年。換句話說,他已經簽了死約。

「你後悔嗎?」我冒出這句原本不打算說的話。

倏地,James 站起身來。「你問我這個幹甚麼?反正都已經決定了。」

我面對著憤怒起來的 James,呆若木雞。倒是權先作反應。他像老朋友那樣輕拍 James 的手臂說,對不起。James 對他怒目而視,但終於,他還是坐了下來,像對付仇敵那樣把菠菜入袋。

四月末的滂沱大雨下得愈來愈凶。在潮濕味兒愈來愈重的食物工場裡,我們再沒有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