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三)

2016/10/29 — 8:00

//「為何認為命運自主重要呢?」//

//「為何認為命運自主重要呢?」//

【平村社區】系列

「這三個原則都是為大家好,目的在避免人們把這裡當做度假村。我們希望新成員能好好感受平村社區,然後嚴肅地決定去留。」

「你所說的『我們』是?」

廣告

Ray 雙手合上,緩緩搖頭。「很可惜,不能告訴你。因為這信息對你沒有好處。平村社區的理念在於給予成員一個最簡單、最幸福的生活環境。為此人們需要排除沒有價值的多餘資訊。這是為你好,也是為我們好。」

職業觸覺告訴我,這裡面一定事有蹊蹺,也許還有犯罪成份。

廣告

此後我又試著提出幾個問題,但 Ray 總是直接拒絕回答,連轉彎抹角也懶得做。

「我們承諾給你真實而長久的幸福,但若你拒絕把自己交託我們,那甚麼也不會發生。」他只是這樣說。

在踏出他辦公室門口之前,我還是回頭問:「你如何保證給我『所謂』幸福?」在「所謂」二字,我刻意加重語氣。

「免費試用,何不親身體驗?」他僅以開玩笑的語調回應。

「有多少人會在『試用期』後退出?」

Ray 已不再拒絕回答,只是微笑不語。

我也跟著苦笑。

「我們不常發單張的,恰恰一張送到你手上,也是緣分。請再三考慮。我們的大門一星期內,為你打開。」

「一星期內?」我訝異地道。

「我們還有一個限制:只給來訪者一星期考慮是否加入。」

「完全是家長式管治。」我嘀咕。

Ray 意味深長地一笑:「有父母照顧不好?」。

我道了謝,離開木屋,駕車離去。

 

 

「平村社區」無疑是個有趣的題目,只是操作起來困難重重。網上資料全無,Ray 又三緘其口,想報道也不知從何報起,何況我簽還了保密協議。當然可以違反協定,可是道德上我過不了自己那關。

不過多想無謂,反正我手上已有正在忙的題目。≪命運自主≫專題周五就要交稿。今天已經是周一了。

「找一些雨傘運動期間曾經在『命運自主台』發言的人物,請他們談對『自決』這個概念的看法。」一週前,老總下達這樣的指令。

本來這樣的題目是易如反掌。只要找些名人,講幾句感動人心的說話,讀者就自然趨之若鶩。

然而我就是不喜歡這種做法。結果為了這個專題,我竟然訪問了十多二十人。

「為何認為命運自主重要呢?」我這樣問陳伯,一個在雨傘運動中廣為人知的民主支持者。

「因為自己的命運,要由自己決定呀!」他義氣凜然。

「為甚麼自己的命運要自己決定?」

他錯愕地反問:「你不決定,難道要人幫你決定?」

「為甚麼不可以讓人幫你決定?」

他以略大的音量說:「難道人家叫你去死,你就去死?」

「那只是決定出了問題,或者決定的人出了問題。」我擺手。「和讓人幫你決定這回事沒有必然關係。」

他膛目結舌。當然我不是說自己的話正確,只不過在訪問中,有時你要這樣對受訪者迫逼一下。

問完陳伯,又拿這個問題去問陳滔明,一個政治學者。

「因為那是不負責任的行為。」他堅定地道。「人要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否則掌權者的權力就無法制衡。」

「如果掌權者一定是好人呢?比如說他是歷史上有過的賢君?」

「你又如何能肯定會有賢君?權力使人腐化,古往今來,多少賢人在權力誘惑下施行暴政。」

「所以『命運自主』不過是有效防止暴君出現的手段……」

「不僅如此,那還是一種價值觀。一種信念。你相信自主對你好,所以你追求它,也希望全世界能享受它。」

聽了這話,我突發奇想:既然命運應該自主,那人又可否自主地選擇不自主呢?

≪命運自主?由你自主≫,於是我把這八個字構想做報道主題,字裡行間隱含對命運自主的挑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