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九十六)

2017/2/10 — 8:00

【平村社區】系列

她變得更加哀傷了。「不是我們,是我。」

「不。」我一定得截住她這種想法:「或者說,較之於歸咎我們,還不如把它理解做平村社區必然的結構性結果。」

廣告

真的可以這樣說嗎,其實我心裡也拿不定主意。猶幸她思忖良久後,終於道:「或許。」

「平村社區……是違反人性的。」我說。

廣告

「那個甚麼 BV model,根本就是失敗。」

「傻瓜,人家是 Beerie Model 啦。」我勉強地開玩笑。

「得啦,反正社會學的我甚麼都不懂。這個 Beerie 很有名嗎?」

「算是一般般,很多人當他是瘋子。」

「想必是瘋子。」她摸著自己下巴笑了,儘管笑得很淺。「與我無關,我要做發明家。」

「留學去吧。」

「沒錢啊。」

「我幫妳。」一年半載,我應該負擔得起。

「好哇,大叔包養。」

「喂!」

我們又默然工作了好一陣子,各想各的事。

「你對 James 是怎麼想的?」我問。

「那個人啊,到底幾歲了?小學生嗎?明明喜歡人家卻總是一臉不耐煩的樣子。他以為這樣就可以把人追到手嗎?」

「他內心也很糾結,妳不要這樣講啦。」

「沒興趣管他內心是不是糾結。」

「真是的。」

「倒是你,再去求一下 Cynthia 原諒吧。」

「妳覺得她會原諒嗎?」

「我怎知道。她是仙女啊,仙女的行為,我無法理解。」Momo 語調裡有骨。不過也無所謂,我知道她沒有惡意。「不過,我想你還是再盡力一下比較好。」

她用衣夾把最後一幅被單夾妥當,往洗衣間去拿下一籃新洗的衣物。她一走,稍有力的風便捲起。被單在她身後吹得高揚,再徐徐落下,一如一隻向她道別的巨大的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