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九十四)

2017/2/8 — 8:00

【平村社區】系列

「我沒事。」終於房子裡傳來她的聲音。

我仰頭湊近門口。「可以讓我進來嘛。」

廣告

「不可以。」她說。

「我很擔心妳。」

廣告

「我知道。」我聽到她嗚咽的聲音。「我很痛苦。」

「我想對妳解釋一下。」

「不想要聽。」她說。「可以讓我靜一靜嘛。」

「……好吧。」我輕輕把額頭撞在門上。「妳如果需要我,打電話給我。」

她沒再回話。

回家路上,我問自己,為甚麼總要把事情弄到這種田地?我仔細檢討自己做過的每個選擇。到底是哪裡出錯?

或許就錯在,我根本不應選擇跟 Cynthia 表白?所謂勇敢踏出的一步,其實是邁向地獄的一步。Cynthia,一個如此天真無邪的女孩子,就這樣挽著我手臂被我送到地獄去。

如果可以讓我選擇一次……如果可以讓我選擇一次,我會寧願這一切都沒發生。

平村社區,本來就是甚麼也不會發生的地方。沒有選擇就沒有痛苦。沒有選擇,就不會傷害到喜歡的人。全世界大概只有這方土地,才是沒有愁緒的樂園。但一到明天,這裡就要土崩瓦解。到底是誰把這裡變得亂糟糟,把一個美好的、寧靜的、奇蹟一樣的烏托邦,破壞,然後一臉無辜地說:「如果容許我再選擇一次,我會寧願這一切都沒發生?」

答案昭然若揭。

回到家,我又打了一次電話給 Cynthia,她沒接。我抱膝坐在地上,靠著床緣,守候手機,徹夜未眠。直至天明,手機都沒響過。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平村社區的死期無可挽回地,一刻一刻逼近。

我這個兇手背負的罪孽,正一寸一寸地侵蝕我的心臟。

多麼自以為是的人,James 曾這樣形容我。真是再貼切不過。

七點快到,我拖著沉重如鉛的步伐往社區會堂走去。沿路遇見幾個其他成員。「早啊。」他們向我打招呼。

我以為不會看到 Cynthia,沒想到在我到達之前,她已經端坐在坐位上。

「Cynthia。」我在她身邊坐下,喊她的名字。她看起來相當憔悴,怕也是一夜未睡。

聽到我喊她,她轉過頭來,對我微笑,隨即焦點又返回正前方空氣中的某處。

我擔心她是否回到那個無法選擇的狀態,卻找不到方法驗證。

「妳好嗎?」我問。

她沒有回應,但撂在桌上的雙手,在輕微顫抖。

「你還在跟她說話啊。」坐對面的一個成員取笑我。「真是鍥而不捨。」

今天早餐特別豐富。是一人一份的歐陸式早餐,有沙律、炒蛋、三條香腸、兩塊薯餅、四片煙肉,此外還有兩片多士。提早起來負責做飯的成員咯咯地笑。「一看餐單,真是嚇死了,從來沒做過這麼大份的早餐。到底今天是甚麼節慶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