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九)

2016/11/4 — 8:00

Farmhouse in a Wheat Field by Van Gogh

Farmhouse in a Wheat Field by Van Gogh

【平村社區】系列

「真是有夠寫意。」我由衷嘆美。

那是一座窗戶面向田野的獨棟房子。我一個人住。房子不大,只有二百呎不到,感覺與其說是像住宅莫如說是酒店,可能是因為沒有廚房的關係。當然也沒有電話和電視機。除此以外,洗手間、睡床、雪櫃、書桌等,倒是一應俱全。打開牆邊一個抽屜,裡面全是摺疊好的灰色 T 恤,款色與田裡農人所穿同樣。另一個抽屜則放有他們穿的咖啡色工作褲。此外還有幾條牛仔褲、一條運動長褲和一條布褲。還有一個抽屜,裡面是一套睡衣和內衣內褲。

廣告

Ray 唯恐我不滿似的道:「也沒甚麼,只要把它理解為穿校服上學就好。」

在我環顧房間的時候,Ray 跟我解釋每天生活時間表:六點鐘起床梳洗、七點吃早餐、八點工作、十二點吃午飯、一點繼續工作,至六點結束,再吃晚飯、七點是娛樂時間、八點鐘回家梳洗,接著九點鐘閱讀,至十點睡覺。一年三百六十五日,每日都按這樣的方式生活。工作和娛樂內容則各式各樣。今天第一節工作是在餵豬,第二節工作是分配圖書;明天第一節工作是在菜田,第二節工作是搬運木材。娛樂亦按規定進行:今晚是觀星,明晚是下圍棋。

廣告

「我不懂下圍棋。」我說。

「這裡有很多好老師。」

「沒有假期?」我又問。

「假期只是資本家弄出來騙你的玩意,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讓你在不是假期的日子心甘情願做你不願意做的事。這裡不需要假期。」

嘖嘖,竟然還有這種冠冕堂皇的說法。

時間剛過上午十時。Ray 讓我休息三十分鐘,然後去剛才那座最大的建築物找他。他會領我去工作地點。

「那麼,第一天平村社區生活要開始囉!」他語調裡盡是期待,彷彿平村不是平村,而是迪士尼樂園似的。

「自由人生的終結。」我回嘴。對這塊異境般的土地,我仍然充滿懷疑。

然而我不得不承認,懷疑的同義詞是好奇。

十點半,到達那座稱為「社區會堂」的建築物時,Ray 已在門前等候。我隨他往背向稻米田的方向走去。越過草坪後的地方,似乎是小型工業區。這一帶房子風格大小不一,有些是木屋,有些用磚塊搭成;有些屋頂平正,也有些呈三角形。看外觀可以猜想它們不是為漂亮而建造,而應具備某種特殊功能。

再往前走,便是動物農場。

動物農場位處平村社區邊上,佔地比社區會堂還要大五六倍。從入口內進,左邊是牛圈。右邊是羊,然後是豬,再後面是用木塊草草搭成的貨倉及工作間。工作間對面是雞場。一隻毛色雪白的貓在牛棚前睡覺,尾巴像拂塵那樣輕拍地面。

Ray 說,貓叫做 A。

「英文字母的 A?」

「就是 A。」

我有點啼笑皆非。「這麼隨便,牠會不開心吧。」

「你覺得會嗎?」Ray 帶笑俯視著 A 反詰。

一個頭髮梳得整齊妥貼的年輕男生,穿著髒兮兮的灰色 T 恤、工作褲,推著盛滿飼料的木頭車走過。看見我們,他道:「新來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