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二十一)

2016/11/18 — 8:00

The Sower (Sower with Setting Sun), 1888 - Vincent van Gogh

The Sower (Sower with Setting Sun), 1888 - Vincent van Gogh

【平村社區】系列

當晚的娛樂活動是散步。如果是像下棋、卡牌遊戲這類多人活動,社區會給你預設對象;可若是前天的觀星,或今天的散步這類一人玩意,通常則是大家愛怎樣就怎樣。這是社區時間表內唯一比較自由的時間。仔細想來,再多的規限,也不能阻斷一切選擇吧。

夜空依然乾淨。晚飯後,成員們一個人、成雙成對或三五成群,自社區會堂散開,在社區範圍內散步。發出溫暖黃光的路燈稀疏而放得低矮,僅可照出路面,顯然是社區私人設置而非政府公物。儘管有近百人之多,可是四下仍然寧靜得似夜半無人的公園。或許大家都一致地想要保護這個舒服的夜。

廣告

「可以跟妳一起走?」我把握時機向 Momo 問。我發現她總是與身邊的人混得很熟,只有那麼一點點時間,是她自己一個人。

Momo 先是一獃,然後瞇縫著眼睛笑道:「好哇。」

廣告

我們兩人挨肩漫漫走了一段路,彼此作自我介紹。這下才知道原來 Momo 已經二十二歲,是個大學三年生。她看上去年紀是那麼小,特別是咧嘴笑的時候,甚至讓人有小學生的感覺。個子矮細,只及我鼻尖高。與上次看見她時同樣,Momo 在腦後紮起孖辮。後來我知道那是她的標誌。

拐到菜田邊上一條僻靜無人的小路後,我開始走入正題。

「今天下午看到了妳。」

「喔,在哪裡?」她漫不經心應道。

「社區會堂內,地下,某個房間門外。」

她驀然停住腳步,本來掛在臉上的笑臉變得僵硬。目光向我移來,嘴巴微微張開。

在她稍前的地方,我也停下腳步。「我沒甚麼惡意,也沒甚麼目的。」

「不告訴別人?」她小心地問。

「不告訴。」

「噯,真的這樣就可以嘛。不想要威脅一下我嘛?」她立即伸手向我輕輕一推,開個玩笑,儘管你還是可以感覺到她笑得有點勉強,顯然是想掩飾緊張感。

「所以妳在打甚麼主意?」我問。

「先告訴我,你為甚麼要來這裡?」

我決定不露底牌。「也沒甚麼特別原因,一天收到單張,覺得好奇便來。」

「沒有人是不帶原因收到單張的。」她擺出一副天真無邪的模樣,歪著頭說。「要不就是你不知道,要不就是你騙我。」

「我想是前者。」

「那我幫你找原因。你說你做中小企?」

「嗯。」

「甚麼類型的中小企?」

「進出口貿易。」儘管我已經厭倦說謊,但眼下還是只能這樣說。

然而 Momo 再次停步。一雙滾圓的眼睛像兩顆寶石,射出冷冽的光,彷彿連鐵板都可以穿透。

「買賣甚麼的?」

「電子零件。」

「甚麼零件?」

我對這小女生咄咄逼人的舉動感到相當驚訝。

「……說了妳也不會知道的吧?」

她側過頭去,斜眼看我。「還是說,不知道的是你 喔?」

明明是我發現她的秘密,怎麼變成了她在審問我?

「我是記者。」我嘆口氣。

她奸計得逞似地翹起左邊嘴角。「放蛇?」

「不不不,沒那個打算。」我竟然緊張起來。「只是對這裡感到好奇。感到好奇是理所當然的吧?」

她的眼神仍然咬住我不放,右手摸摸下巴,一臉狐疑。

「輪到妳講了。」我強作鎮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