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二十三)

2016/11/20 — 8:00

Piles of French Novels, Vincent van Gogh, 1887 (Source: Van Gogh Museum)

Piles of French Novels, Vincent van Gogh, 1887 (Source: Van Gogh Museum)

【平村社區】系列

Momo 吐吐舌頭,接著說:「今天我偷聽的是像管理委員會會議。與會者約有六至八人。他們每隔一個月左右就會開一次會。會議總是在那個房間進行。我偷聽過好幾次。」

「他們是甚麼人?」

廣告

「講英文的叔叔阿姨。還有 Ray。你知道 Ray 嗎?」

我點頭。

廣告

「他們說的大多我都不明白,老是甚麼甚麼 –ism 甚麼 theory。最常出現的一個詞是 BV Model,到底甚麼是 BV Model 啊? 」

自不待言,我也不知道。

「啊,還有。」她舉起食指。「那些人好像老是想把平村社區關掉。」

我輕皺一下眉。

「堅持要運作下去的好像就只有 Ray。他們經常就要不要關閉做很長討論,不過我搞不懂討論內容。」

我們邊走邊聊。Momo 告訴我的還有很多,但多數無甚意義。比如她興高采烈地說,平村社區的衣服樣式換過三次。誰管它換過幾次?

不經不覺,我們已經走到社區靠近大帽山的一緣。自那處可以俯瞰整個平村社區的景色。一枚細小的月牙正在天邊散發透明的光,為平村社區描繪出朦朧的輪廓。大路上隱約可見散步完畢的成員陸續回家。我摸出行動裝置。時間還有五分鐘就到八點。

「你要幫我啊。」Momo 的視線從腳下的社區移向我。她的請求裡夾雜著一點點的焦慮。

「我自己也想要知道平村社區的底細。」

「但你知道,我已經沒很多時間了。」她輕聲道。

看到 Momo 一雙大眼噙著淚,我的心跳竟然快了幾拍。轉念又想,不知她是做戲還是真心想哭。

「決定了要離開?」

「不。」她長長吁一口氣。「拿不定主意。我還想要看看這個世界,但又真的喜歡這裡。喜歡這裡的風景,這裡的生活,這裡的人……大家都是那麼可親,那麼坦誠。外面世界可不是那麼回事,你做記者,一定能懂吧。」

Momo 別過頭去,讓月光下的平村社區,透過淚水流轉在她雙眸。

「這裡沒有選擇權……你可以懂得我的意思麼,因為一切都有人揸 fit,而且一切都是公平的,所以沒有甚麼須要競爭,因此也沒有甚麼須要計算。大家都可以誠心誠意對待彼此。」

我本想反駁說,妳進行的那些揭密作戰,不就是計算嘛。不過,怎麼說呢,因為那並不是與人競爭的計算,也沒有傷害任何人,所以我甚麼都沒有講。

「確實如此。」我僅道。

回家路上,我們繼續討論她是否該簽死約的問題。自從這個話題打開,那小學生般的笑容就未再浮現。「所以……到底要不要留在這裡呢?一旦離開,就不可以再回來……若果知道更多關於平村社區的事,我是不是可以做更好的選擇呢?」Momo 像在自言自語。「選擇這東西真的很麻煩。不如你幫我揸 fit 吧。」

果然,揸 fit 這句粗俗的話不斷出於 Momo 之口,還是讓我覺得相當違和,聽起來就好像那不是廣東話,而是法語或西班牙語似的。

正想著,只見她一臉認真地看我,似乎在期待我的答覆。

我本以為她只是在開玩笑。「不可以吧。」我只好道。

「怎麼不可以?」

「那是妳自己的大事。」

「沒關係啦,隨便選就好。」

「傻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