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二十九)

2016/11/26 — 8:00

Wheat Field with Rising Sun 1889, by vangogh

Wheat Field with Rising Sun 1889, by vangogh

【平村社區】系列

起初是柔軟地提起雙臂,高舉過頭,然後向左右兩邊徐徐降落。她的動作是如此順滑,以至你會有種錯覺,以為那不是一個舞者,而是一個漂盪在半空的浪。

她左腳踏出,裙踞隨之飛揚,長髮亦儼如流水般動起來。接著,她屈曲膝蓋,讓右腳腳尖掠過左腳小腿,一直提高到近大腿位置,再輕輕放下。儘管沒有音樂,但憑她的動作與節奏,你可以知道音樂就在她心裡。寬鬆的睡袍如被風拂動的紗簾,不僅未有掩飾她腰肢的裊娜,反而在一張一馳間更添了一股神秘感。

廣告

倏的,她翩然轉身,臉朝向我──我心頭一驚,正要為自己偷看找借口,才發現她沒有張開雙眼。我大膽地察看她的神情,只見她合上的嘴巴兩端稍微翹起,安詳得如同一隻沉睡多年的精靈,又似神女進行某種通靈儀式。

我無法不定睛注視眼前這神聖景象。時間靜止不動,一如這片空地上似乎特別濃密的空氣。如果說平村社區的時間流逝速度比外面慢,那麼,這一小方土地的時空,便接近永恆。

廣告

我是看得如此心神恍惚,以至她已經睜開雙眼,而我竟絲毫未覺。直至聽見小聲的驚呼,我才回過神來。

「啊。」

「啊……」我一時無法思考。腦袋啟動引擎需時。「……不好意思,打擾了。」

大概是覺得我這話太傻,她噗嗤一笑。「你為甚麼會在這裡?」

「跟著妳走來的。」

「睡覺時間是不可以出門的吧?」

「我──」

她像有點氣。「我明天要去告訴管理員。」

「那妳又出門?」

「呃,這個……」

「我明天也要去告訴管理員。」我搶白道。

她卻露出勝利的笑容。「你告訴他也沒有用。」除即又收起笑意,身體縮成一團,不好意思地道:「我……醒來的時候常常就在這裡。剛才沒做甚麼奇怪的事吧?」

起舞算不算是奇怪的事?

「沒甚麼奇怪。」我道。

她安心地吁了一口氣。「那就好。」

「只在跳舞而已。」

「嗯,對,就是跳舞啊。」她認真地點頭,好像真的不認為夢遊時跳舞有甚麼奇怪。結果反而是她的反應說服我這一點。

星月朗照,為這片空地的一草一木添上有如銀器般的色調。不知甚麼鳥在梢頭上發出「祖──兒!祖──兒!」的鳴叫聲,然後揮動翅膀,啪啪啪遠去。

「哈,夜鷹也有在看。」原來那種鳥叫做夜鷹,我想。這時候 Cynthia 向我走近,在旁邊找到一根粗樹幹,彎腰輕輕拍了拍上面的泥土,坐下。

她卻問:「所以,在夢遊時跳舞是很普遍的事?」

呃,原來她自己也不覺得──

「應該不是吧。」與其說這是告訴她,還不如說是告訴我自己。

「那夢遊的人做甚麼?」

「這個嘛……我也不知道。沒有看過人夢遊。」我也在她身旁坐下。

「沒有看過人夢遊?」她重覆。

「沒有看過人夢遊很奇怪嗎?」

「所以外面沒有人夢遊?」

「最少不是隨處可見的事吧?」

「那平均來說,每十個人會有幾人夢遊?」

「……說不定每個人都夢遊,只是誰也沒有察覺誰而已。」我也不知道自己這話是認真還是開玩笑,一如我也不知道她是認真還是開玩笑。「就是在零點零零零一的機率下,兩個夢遊的人才會看到對方,比如說我們現在這樣。」

「所以你也夢遊了?」

「呃,不是……」

「不明白……」她努起嘴,雙眼直凝望自己腳尖。

這時候,因為坐得夠近,透過月光,我得以清楚看她的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