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二十二)

2016/11/19 — 8:00

The Sheepshearer (after Millet), Vincent van Gogh, 1889 (source: van gogh museum)

The Sheepshearer (after Millet), Vincent van Gogh, 1889 (source: van gogh museum)

【平村社區】系列

三秒後,她才像饒恕罪犯的判官那樣回應:「算了,是我先吃虧啦。怎麼會讓你發現呢,而且自己還一點不知道。真是失策。告訴你也可以,但你得答應我兩件事。」

「甚麼事?」

廣告

「先答應。」

「連甚麼事都不知道,怎麼答應啊?」

廣告

「那也是。」大概她也覺得太過無理。「第一:不可以告訴任何人;第二,要幫我。」

「幫你甚麼?」

「好啦,總之不是甚麼壞事。」突然,她又拉著我的手,表情倏的變回一個小可愛。

真是可怕的女生。「保留壞事不幹的權利。」

Momo 伸出右手尾指,想要打勾。我看不透她是刻意賣弄純情還是確實有可愛一面。

我也伸出尾指,勾住。她便又展露那小學生一般的笑容。

「嘿嘿。」她得意地笑。

 

如是 Momo 告訴我,她在調查平村社區。

她是九個月前來到這裡的。打從踏進來那天開始,她的好奇心就沒停濟過。為何外界對平村的事絲毫未覺?這裡的「管理員」到底有何目的?他們是如何經營社區的?背後有沒有甚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她都想要知道。

「於是在加入社區一個月後,我留下沒走,秘密進行『平村社區揭秘作戰』。」

我以為自己聽錯。「作戰?」

「是,作戰。」她似乎不覺得有甚麼問題,只是補充:「當然是秘密作戰。」

她的作戰包含三大策略:一、竊密,這主要透過偷聽和偷閱文件進行;二、打探,試圖自成員的經驗和證言整理出蛛絲馬跡;三、滋事,秘密製造麻煩,觀察管理員如何應對,比如說製造小型爆炸。

「小型爆炸?」我再次不能相信自己耳朵。

她臉帶自豪地回應。「這裡的好處是有大量農業機械零件。加上又有汽車用的汽油,好像定時炸彈那樣的東西,誰都能做出來。」

「不是誰都能做出來吧?」

她歪一下嘴,不置可否。

「所以妳安裝過計時炸彈,弄過小型爆炸?」我驚訝地問。

「對呀。」

「然後呢?」

她不快地搖頭。「很不幸,沒有然後。為確保不會傷害到人,我把爆炸安排在午飯時間發生。聲響是誰都聽到的,可是大家只是驚奇了一陣子,隨即說:『管理員會處理吧。』就繼續吃飯了。我本來估計管理員會有甚麼行動,然而也沒有。我連他們最終有無做過調查都不知道。反正他們沒有交待。事件就這樣結束了。很沒趣啊。此外要修補那個木工室也挺麻煩的。」

她在外面肯定是個問題少女,我想。

「那麼──這大半年,妳查出甚麼了嗎?」

「都是碎片,還沒法子湊成完整圖象。」

「比如說甚麼碎片?」

「比如說,這裡的成員全都是自願在這裡生活的,沒有一個人覺得不開心。即便是簽了死約的人也沒有覺得失去自由。可是,仔細想,死約到底是甚麼東西?總不能說毀約便把你告上法庭吧。那到底是甚麼條款,讓死約成立呢?如果簽了約後想逃走,會被殺死嗎?」

「會嗎?」我著實嚇了一跳。

她像覺得我大驚小怪。「我就是在問啊。」

「不要只提出問題,說些妳知道的。」我抗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