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二)

2016/10/28 — 8:00

Kibbutz,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Kibbutz,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平村社區】系列

Ray 並未察覺,只是收起笑容認真道:「平村社區希望做一些對社會──或最少對一部份人有好處的事。可是好心不一定會有好報。我們盡可能不想被一知半解的人胡亂批判,所以只能出此下策。」

我點頭回應,仔細翻閱後覺得並無不妥,便簽上名字。除此以外也別無選擇。

廣告

Ray 珍而重之地把文件收回,在旁邊的公文夾取出一本像公司年報的書,翻到第一頁,開始解釋「平村社區」的運作方法。

「你有聽過 Kibbutz 嗎?」

廣告

「以色列那些?」

「竟然知道,真了不起。」

「工作關係去過一次。」

「工作?」

「就是些生意。」我含糊應答。「所以平村社區就是 Kibbutz?」

「也不盡然。相同的地方是,我們也是以農業為主的社會主義社區。成員在裡面耕作、養牧、建築,進行各種勞動,共享由此而來的成果。」

他翻了一下書頁。書中顯示幾幅圖片,都是些田野和作物。我借機環視身處的辦公室。那是個獨居住宅般大小的空間。沒有開燈,單靠自窗戶穿透進來的陽光已足夠明亮。牆壁塗上米黃色的油漆,一端掛上香港地圖,另一端掛日曆。Ray 的辦公桌上整齊地排列著電腦、打印機、公文夾。公文夾上看不到任何標示。

他繼續說:「但平村社區最大的不同之處在選擇權。社區成員沒有任何選擇權。意思是,從穿的衣服,到吃的食物、住的地方、每日的作息時間表,都由『管理員』安排。金錢在社區沒有用,因為沒有人可以採購。當然也沒有 wifi、沒有電話、沒有郵局,也沒有報紙和電視,沒有人可以與外界聯繫。」

我聽罷只覺嗅到一股濃濃的騙局味。Ray 彷彿看穿我的想法:「我們了解有限的選擇會令人不安,畢竟這是一套迥異於現代社會的模式。」

「豈不像……坐監?」我已經說得客氣。本想說那簡直就像邪教組織。

「何不比喻為禪寺?」對我的反應,他顯然習以為常。

「涉及宗教信仰?」

「如果你要說的是邪教組織,那就是大誤會了喔。」他直接說出來,同時擺出一副推銷員專有的熟練笑容。

我以不滿的眼神應對,然而他臉上笑容卻絲毫不減。這讓我看起來就像個不識時務胡亂埋怨的小鬼似的。

Ray 又把書翻到另一頁。這次照片上是個偌大的飯堂。我發現這本書都是圖,沒有文字。「事實上說坐監是真的不恰當啦。你有聽過囚犯是自願入獄,而且可以選擇隨時離開嗎?」

我聳聳肩。

「我們便是如此。不過關於退出有三個原則。一是加入後最少要待一個月,二是離開後不可以再回來。」

說到這裡,他刻意停下。

「第三個呢?」我忍不住問。

他便像宣示勝利那樣笑了一下。「眼下你還不用知道。總之不是甚麼壞事。」

事情不會這樣簡單吧,我想。

(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