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五十一)

2016/12/18 — 8:00

Wheatfield with Crows, Vincent van Gogh, 1890(圖片來源:Van Gogh Museum)

Wheatfield with Crows, Vincent van Gogh, 1890(圖片來源:Van Gogh Museum)

【平村社區】系列

小林武史的≪甘蔗之歌≫響起時,天空仍昏沉得如同黑夜。我一度以為鬧鐘壞掉,過早鳴叫。一看方知確是六點正。我走到窗邊察視,只見天空黑壓壓一片,即便身處室內也可以感受到大氣在劇烈翻攪。轟隆一聲響,有如神明要把無處宣洩的怒氣傾瀉而出,而雨卻仍下不出來。

那是狂風暴雨的先兆。

廣告

我在不祥的低氣壓中前往餐廳,展開這一天的平村生活。今日的早餐是熱香餅和熱朱古力。我不大喜歡甜食,不過這當然沒關係。更重要的是,大多女生都喜歡甜食,說不定待會比較能好說話。

我把餐捧回坐位。頃刻,Cynthia 也在我身邊坐下。她緊抿一雙桃紅色的豐唇,直視前方,儼如在觀看眼前一部電影或戲劇。但前面除了對坐的成員外,甚麼也沒有。那成員並未察覺到 Cynthia 的視線,只一個勁兒跟鄰座談笑。其實 Cynthia 也沒有在注視他,只是眼睛向前望而已。

廣告

我察覺到她的餐盤上少了糖漿,便起身去幫她拿。把糖漿遞給她的時候,她抬頭向我微笑了一下。隨著這段日子我總是處處照顧她,她對我的反應好像有了改善──嘴角翹起的角度可能加深了,半度。

看她的眼袋,好像比平日大了些,是睡不好的關係嗎?

「早安。沒有睡好?」我跟她說。

我已習慣了她不回答。坐對面的成員,也已經習慣了我明知她不回答還搭話。他嘲笑我是在獻慇勤,我對他的說法不置可否。

「今天看來要下大雨呢。」我說。

Cynthia 低下頭,執起刀,開始在熱香餅上塗牛油。

「這麼說來,依稀感到昨晚好像也有下雨,還有打雷。」

她澆上糖漿。

「啊……是因為打雷讓妳睡不好嗎?」說著,我也執起餐具。

她把熱香餅切成工整方塊,送進口裡。咀嚼的幅度很小。

我刻意放軟聲音。「下雨的話……夢遊會很麻煩吧?」

她仍舊低頭吃著。可是從她左手那不自然的細微動作,我可以肯定,她聽到我的話。

我盡量、盡量把語調放溫柔,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最近有……跳舞嗎?」

她仍舊面不改容,視線落在熱香餅表面一塊深色的斑紋上。儘管沒有憑據,可我確實可以感受到,她的心情相當緊張。

終於,我好像要射出滿弦的弓箭那樣,下定決心,但語調放緩:「為甚麼那時候我們可以說話呢?可以的話,想再跟妳說話。」

就在話音剛落的瞬間,Cynthia 猝然站起來,刀叉掉落盤子上,發出咣噹的聲音。以 Cynthia 為圓心,四周的人陸續向她望去。我吃了一驚,只能抬頭仰望。她的髮鬢因過急的動作變得散亂,一縷髮絲搭住一半左眼。她的眼神充滿驚恐,閃爍著詭異的光芒。嘴巴微張,雙唇顫抖。我也站起身,輕拍她細小的肩膀說,沒事,沒事。毫無先兆地,她把我推開,擰轉身,穿過門口奔出餐廳。

我隨即追出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