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五十七)

2016/12/24 — 8:00

【平村社區】系列

雨一直放肆地下。此刻平村社區各成員大概正在各自的崗位上努力。沒有人經過,沒有人找我們,所以沒有人知道我和 Momo 正在小倉庫的屋簷下面看雨。

地上,一條條水流凌亂地流淌,一找到凹陷處便即形成水窪。當雨水打落的一片細塊樹葉,隨水的線路往水窪流去,我問:「平村社區給妳的,不正正就是妳最討厭的生活方式嗎?」

廣告

Momo的眼睛眨了幾下,然後說:「對,我起初也討厭死了這裡的規矩。大家都一模一樣啊,穿的吃的做的。覺得這裡簡直與監獄無異。甘願留下的,大概都是沒有想像力的人,起初我這樣想。」

「但後來,怎麼說呢,雖然還是經常覺得沉悶無聊,但我發現了平村社區那可貴的一面。」說到這裡,她仰頭朝我意味不明地偷笑。「噯,我應該是這裡最狡滑的人,對吧?」

廣告

「對。」我坦白承認。

她便一把推開我摟住她的手,笑著大力拍我的肩膀。「對甚麼!」隨即又以自嘲的口吻說:「唉我也是有自知之明的。性格衰得一塌糊塗,簡直是惡魔。好勝、狡滑、多計算,還為了自己,害得人家好端端一個女生崩潰掉。」

我本想說點甚麼,但話到口邊,又聽到她繼續道:「我跟這裡的人完全不同。這裡人人都那麼單純、善良。的確,既然這裡沒有獎學金、沒有面試、沒有需要寫推薦信,也就不會有口是心非的老師,不會有成績比我壞卻贏得我永遠得不到的東西的同學。一切都已安排好,沒有競爭,又有甚麼好計算呢?」

「儘管妳沒有單純,可我並不覺得妳不善良。」我說。

「告訴你一件事。」

「甚麼?」

「那是真的。」

「甚麼真的?」

「上次你在圍棋室提到的那件事。」她說。「當我知道你是記者之後,就想可以利用你來爭取與管理員談判的籌碼。」

「這……沒有所謂吧。」

「對不起。」

「都說沒有所謂啦。」

「因為我好喜歡這裡。」Momo 本已擦乾的臉上又添了兩行淚。她輕聲抽泣:「可是我哪,真是壞人。因為自己的私慾去利用你,又連這樣美好的地方都想要破壞。喂,我很壞吧?」

「妳不是想要破壞這裡吧。」

「我想打破這裡的規矩啊。規矩打破了,平村社區就不再是平村社區囉。」

「妳不壞。」我還是這樣堅持。

雨仍淅淅瀝瀝一直下,可勢頭已經放緩。現在的雨是靜謐的。雨點與霧氣混成一體,給眼前景物罩上一層薄紗。薄紗下瀰漫著潮濕的氣味。A 懶洋洋地自我們身後徐徐步出,一伸懶腰,看見外面仍在下雨,大概心想,不能出去了,便又回到倉庫裡去。

「啊,A 也偷聽了妳的故事。」我用盡量開朗的聲音道。

Momo 以一個疲累的笑容作回應。

「噯,你幾歲了?」

這下我才想起自己從沒告訴過她年齡。「三十。」

「哇!人到中年。」她笑道。「大叔。」

「確實是老了。」我承認。

驀然,她擰過頭來,雙唇碰在我的臉上。

「給年輕女生親著,很難得吧?」她看著雨水道。「這是回報。」

我可不想被人視為純情大叔,只好力圖掩飾自己的窘態。「回報甚麼?」

「回報你參與作戰。」她邁開步伐,走入雨中,任由雨水包裹她的身體,然後回頭說:「現在我正式宣布,作戰結束。我要走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