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五十三)

2016/12/20 — 8:00

【平村社區】系列

不,然而我想。事到如今好奇已不再是我們行動的原因,而是 Momo 希望在保留自由的同時,繼續留在這裡。是因為想要成全她這希望,所以我們才做出這樣的事。

分不清是雨還是淚的水珠,在她臉頰淌下。

廣告

她仰頭吐一口氣。「你說,我是不是太貪心啊?」

「貪心?」

廣告

「又想留在這裡,又不想簽死約。人人對這規矩都沒異議,唯獨我有異議。」

天空下來一道閃電。雷聲在半秒後趕至。Momo 反射動作蜷縮身體,向我靠過來。她被雨水打得濕淋淋的頭髮,搭在我的肩膀上。

「不會吧。」我看著眼前被雨水籠罩著的稻田思索怎樣安慰她。「最少我認為,妳不會是第一個有這種想法的人。」

「為甚麼?」

「就是……覺得妳的想法是人之常情。」

雨水抽擊屋簷。啪沙啪沙,像壞掉的擴音器,又似搜索不到頻道的電視機。雖已是六月,但這個雨天還是有點陰冷,對淋得全濕的我們來說就更是如此。就在我察覺到自己手臂起了雞皮疙瘩的時候,Momo 打了一個噴嚏。我伸過右手把她輕輕摟住。

「不,是我的錯。因為我,傷害到 Cynthia 了。」她宣告我劣拙的安慰無效。「也傷害到了你。對不起。」

我已不懂再說甚麼,只希望可以透過連接我的手掌和 Momo 的肩膀,讓她感到我就在她身邊。

「我知道自己要怎樣做了。」她說。

整節上午工作時段,我和 Momo 就坐在這屋簷下,傾聽雨聲。那是我們第一次、也是唯一次在平村社區翹班。

我們聊了很多。我跟 Momo 講了 Katy 的事、Ben 的事、老總的事、做新聞的事。

畢竟才來了不到一年,Momo 與外界並未脫節。水貨客她知道、劉進圖事件她知道、佔中她知道、港視申請牌照失敗她也知道。就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女孩來說,她算是知道得挺多。至於 2014 年後半起發生的事,她就聞所未聞了。我跟 Momo 講,她不在的這一年,香港變了很多。佔中最後佔了金鐘,演化成雨傘運動,並在七十九日後被清場作結。此後整個反對派光譜亂成一團。她聽得目瞪口呆。

然而 Momo 很快就理清了時局的脈絡,還提出了她的想法:「眼下最需要的,是一個有威信統領反對派的人吧。」

是個聰明的女孩,我想。

「妳在大學大概很多男生追求吧。」我說。

「嘿嘿。」她笑出聲來,不承認也不否認。當然這無所謂,重要的是,她情緒似乎多少平靜下來了。

「是讀哪家大學?」我問。

「科大,機械及航天航空工程系。」她如此回答,但又補充:「不過其實本來不想讀科大的。」

「那想在哪裡讀?」

「想去外國讀,哪裡都行。」

「不喜歡香港?」

Momo 搖頭。「只是渴望多看這個世界。世界這麼大,要是看不到十分一、百分一就死去,人生很沒趣吧?」

問題是她沒錢。Momo 住在天水圍天晴邨,一家三口窩在一個兩百呎的單位。她是單非。來自中國的母親無業,父親是保安員。兩個人都沒想過女兒能進大學,身邊也沒有與大學足以扯上任何關係的朋友,所以連讀書可以向政府借錢都不知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