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五十九)

2016/12/26 — 8:00

【平村社區】系列

「James!」Momo 朝他喊一聲。

「Hi。」James 抬起頭,僅僅看了 Momo 半秒,隨即便像失去興趣似地把視線放回菠菜上。

廣告

看他這樣,Momo歪起頭來,對我做出一個意味深長的苦笑。其實在平村社區,不願與人相處的成員多的是,說奇怪也沒甚麼好奇怪的。當然 James 不是這種情況。

於是她便也拍拍倒轉的膠箱,在我身邊坐下。我們四人兩個對兩個,整理菠菜,放進膠袋。

廣告

一如所料。James 沒有辦法談他想要談的話題──因為 Momo 在。天意弄人,上帝似乎就是要給他開玩笑。我有點替 James 覺得可憐,任何人只消一看,都可以立即明瞭:Momo 對他完全沒有意思。

何況,她快要走了。一走,他倆便再也無法相見。

這個下午是在極其彆扭的氣氛中度過的。James 全程沒有說話。偶爾我問一句:「你那邊還有菜嗎?」他也只是點頭或搖頭。Momo 當然沒提今早發生的事,只是聊著各種日常。雨怎麼一直下呀,幸好這批菠菜趕及收割不然會浸死呀,諸如此類。

也因為 James 的存在,讓我無法像平日般舒心地回應她,總是三兩句就打住。這讓她有點悶悶不樂。不過比妳更不開心的人就在妳對面喔,我想。如此不禁喟然。

「怎麼了?」剛入好一包菠菜的 Momo 問。

「不,不,沒甚麼。」

她淘氣地扭身,擋在我雙眼和手上的菠菜中間,瞇細眼睛,嘴唇緊閉地打量我,活像個想看穿證人有無講大話的偵探。她的表情動作讓我覺得有點好笑,那親暱的態度令我又想起她的吻。卻又怕 James 看在眼內覺得不快,只好別過頭去。

「別搞啦。」我尷尬地道。

Momo 才哈哈一笑,回過頭去。

 

晚飯前我又去敲 Ray 的門。還是沒人應。胖嘟嘟管理員還是以疾惡如仇的態度告訴我,Cynthia 在休息。晚飯時眾人對 Cynthia 的坐位空著仍然不聞不問。我第一次對這個社區感到不滿。為甚麼一個朝夕相對的人乍然消失,大家可以漠不關心,繼續如常生活,甚至談笑風生?

或許平村社區就是這麼回事。如果我問 Candice 媽,她大概會這樣回答:既然沒有選擇,那就算發生甚麼事,都不會有「處理」的選項。既然沒辦法處理,那就不用關心。

        Momo 的炸彈就是這樣被接受下來的。我想這可以說是平村社區的性格。因為這種性格,平村社區才得以無驚無險一直運作下來。是社區影響成員的行動,而成員的行動又建立了社區本身。雞生蛋,蛋生雞,社會就是這樣建立起來的,無論是平村社區還是外面都一樣。

我想起在外面的自己。一直以來,老總叫我做甚麼我便做甚麼。對他的選題我從來沒有反對半句。但我不是全盤信任他,我只是覺得,身為記者,我要做的僅僅是把派到手上的題目優秀地完成。不在其位不謀其政,這是我的工作哲學。

Banality of Evil。或許我跟平村社區的人其實沒差很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