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五十二)

2016/12/19 — 8:00

圖片來源:Van Gogh Museum Facebook

圖片來源:Van Gogh Museum Facebook

【平村社區】系列

Cynthia 跑離社區會堂,繞到建築物後方,沿碎石路往自己的家狂奔。我在她身後緊隨,喊她的名字。她跑得不快,想要追到她或把她抓住,其實不難。可是我刻意與她保持距離,語調也盡量放柔。我想這是對她最好的做法。讓她知道我就在身邊守候,可是不會走進她的保護罩。

嘴巴說得好聽。我當然知道把她弄成這樣的人,是我。我內疚得心如刀割。我知道自己不是守護公主的騎士,而是害人不淺的惡棍。

廣告

終於她還是沒有回頭,只是衝進自己的家,呯一聲關上大門。

我擔心她會出事。「Cynthia,一切還好?」

廣告

這時候,Momo 也從後趕到了。我們面面相覷,她像做了無可挽回的錯事那樣,噘起微張的嘴,欲語又止。

「Cynthia。」我又喊。

「不要過來!」屋內迸發出她的尖叫聲。那聲音直如一頭受傷的獸發出的哀嚎,充滿驚恐與疑忌。

我和 Momo 透過眼神交換了一下訊息。她想要開口,被我制止住。

「明白了。我就在外面,不會進來。妳需要我的時候告訴我。」我朝門口喊道。

Momo 隨即傾頹在地上,哭了起來。我長嘆一口氣,閉上兩眼,揉了一下眼角,然後走到她身邊,蹲在地上安慰她說:「沒事的,沒事。」

「你到底跟她講了甚麼?」她哭喪著問。

「就是跟她說那夜曾經和她說話,可以的話想再說。」

「那她為甚麼就──就失控了啊?」

「我也不知道。」

就在我伸手去給 Momo 擦淚水的時候,憋了許久的雨終於嘩啦嘩啦地下了起來。也在同一時間,遠處閃出一個男人的身影。那是 Ray。他氣沖沖地急奔而至,大雨下,過去一直圍繞他的事務性紛圍無跡可尋,取而代之的是憤怒與憂心。

「到底怎麼回事?」他焦急得連聲音都變了。

「Cynthia 在裡面,剛喊著叫我不要進去。」我說。

Ray 敲了幾下門。「Cynthia!」

「我想,她應該不想看見任何人。」本想制止他,可是 Ray 惡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只好收口。

雷聲粗暴地爆發起來,嚇飛了稻米田上的鴿子。Ray 以哄小孩那樣溫和的語調說:「不要怕,是哥。讓哥進來。」

他隨即揚手把我們趕走。

雨勢愈來愈大。我和 Momo 在菜田角落一家用來放工具的小倉庫躲避。Cynthia 到底怎麼了呢?我一邊走一邊擔心。Ray 竟是她的哥。幸好。把 Cynthia 交給他,想必沒問題吧,最少比由我照顧要好得多。

在我整理思緒的時候,Momo 也好歹止住了嗚咽。

「對不起。」她無力地道。

「沒關係。那……不是妳的錯。」我說。

話雖如此,我對這話其實毫無信心。當然我不是責怪 Momo。可那難道不是「我們」的錯嗎?好奇殺死貓,Candice 媽早已如此明言。我們只是把她的話驗證一次而已。說不定從這刻開始,平村社區已因為我們的行動,開始傾斜、即將坍塌、崩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