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五十五)

2016/12/22 — 8:00

【平村社區】系列

因此,又一個月後的一天,當她如常在上學前,滿懷期待地打開信箱,終於等到那封來自獎學金辦事處的函件,興高采烈地拆開,看到信紙上回覆,Momo 簡直像被誰從風光如畫的山頂,推落寸草不生的谷底。

「閣下表現出眾,但由於申請者眾,競爭激烈,經過評審嚴格考慮後,你今次的申請未獲接納」

廣告

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再確認一次,「接納」前面仍然是「未獲」兩個字。或許辦事處弄錯了,名字是我的嗎?她連忙察看。名字是她的沒錯。她想要打電話詢問,是否搞錯了甚麼。儘管她很清楚知道,這樣做除了讓已經很樣衰的自己更樣衰外,沒有任何意義。

「取錄名單上沒有妳的名字。」電話裡頭的職員帶歉意地說。

廣告

「失敗乃成功之母。」她試著小聲說出口。「再接再厲。」「萬事起頭難。」「好心有好報。」她繼續說,繼續說,繼續說,用種種有道理的、沒道理的諺語安慰自己、說服自己,但終於,在前往學校的巴士上,她還是眼頭一熱,嗚嗚哭了起來。

我失敗了,她想。論準備,她深信自己是最早開始準備的申請人。Personal Statement 她找過三個老師給意見,改都改到第八稿了。她是 Band 1 頭學生,而且成績名列前茅,考首三名是家常便飯。筆試、面試,她在腦袋反覆檢視每個細節,仍找不到任何足以挑剔的地方。

到底自己哪裡不好?

這個問題猶如惡鬼般與 Momo 糾纏。在她踏入班房那刻,惡鬼的形態改變了。一個與她同隊參加發明比賽的要好同學,甫見 Momo 便連忙把她拉住。「耶,我成功了!」她說。甚麼成功了?Momo 問。她說出那個獎學金的名字,又說,抱歉,一直沒有告訴妳,是因為不想要有無謂壓力。同學說出她即將要去的美國大學名字。一字不差,那就是 Momo 想去的大學。Momo 問她讀的是哪一科,那也是 Momo 選的那一科。

Momo 不認為自己比那個同學差。在同學興奮地講自己的留學大計時,Momo 臉蛋通紅,按捺住激動,再三檢討自己的條件:成績、對答、自信,我都比她優勝。到底為甚麼呢……

「我不甘心。」Momo 緩緩吸一口氣。。

「運氣甚麼的很難說吧。」我知道這只是沒話說找話說。

「不是這麼回事。」她靠在我肩膀上的頭左右搖動,摩挲出擦擦的聲音。「運氣固然很重要,可這一次與運氣無關。」

班房裡,勝利者滔滔不絕,失敗者則繼續陷入沉思。她沒興趣聽,也不想再知道,關於那同學和這獎學金的任何事。

直至同學說到一句話,才把她的心緊緊攫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