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五十八)

2016/12/25 — 8:00

The Sower, Vincent van Gogh, 1888(圖片來源:Van Gogh Museum)

The Sower, Vincent van Gogh, 1888(圖片來源:Van Gogh Museum)

【平村社區】系列

(七)

我想要知道 Cynthia 情況怎樣。午飯時間,我沒有直接去餐廳,而是先跑到 Ray 的木屋,敲了下門,但沒有回應。在社區會堂找到胖嘟嘟管理員。問他,他狠狠瞪我一眼,厭惡地說,托賴,她沒事,正在休息。

廣告

我知道自己被討厭了,這完全是合情合理的,怨不得人。只要知道 Cynthia 安好就行。

回到餐廳,誰也沒問我發生甚麼事。一切如常得令人感覺怫異。

廣告

午餐是咖哩飯。把飯端回坐位的時候,我習慣地看了下旁邊,看看是否要照顧 Cynthia 些甚麼。當然她不在。她會餓嗎?我突然想,不如把餐端到她家。隨即覺得沒有必要。既然 Ray 是她的兄長,這種事情輪不到我去操心吧。

真讓人驚訝,Ray 和 Cynthia 竟是兄妹關係。

把咖哩飯沒滋沒味地送進口裡的時候,我疑惑,平村社區有沒有其他人知道 Cynthia 的身分。難道類似今天的狀況,十多年來從未發生?若有發生,難道成員不會叩問?

大概不會吧。我舉目四顧,逐一觀察成員的表情動作。想要知道成員們是連丁點好奇心都已被磨滅殆盡呢,還是僅僅把一籃子的疑問硬生生連同咖哩飯吞進肚裡。他們是真的覺得沒事發生,還是明知有事卻仍然裝作沒有。Candice 媽仍在起勁與 Kay 聊天。Kay 仍斷斷續續的簡短回應。強叔還是三扒兩撥便把飯吃清光。多話的人繼續強聒不捨,不喜與人交流者則繼續不則聲吃飯。幾乎察覺不出任何人有任何異樣。

除了 James 之外。我看見他神不守舍,一直朝 Momo 望去。這下我才記得待會挖薯仔時要跟他講昨晚弄哭 Momo 的事。才半天,已恍若隔世。

這一切一切,該怎麼跟他解釋好呢?

飯後,窗外雨勢又轉猛,大概薯仔是挖不成的了。打開行動裝置查看,果然時間表上的工作改為包裝菠菜。如是我一個人前往食物工場。到達的時候,強叔已經在房裡整理菠菜和膠袋。看見我,他高興地打招呼:「呵,是你!很好!」

強叔總是精神爽利。我們一同把裝菠菜的膠箱搬好。這時候 James 也到了。

「啊,占士!」強叔首先招呼。他是這樣叫 James 的。

「強叔。」James 回應,然後向我望來,吞一下口水,點頭。

然後,Momo 也進來。

「啊!你也在嘛你也在嘛!」她看見我,以愉快得有點誇張的聲調道。彷彿早上甚麼事也沒發生──不,簡直是像抽中免費旅遊套票似的。這當然是裝出來的樣子。想到她願意在我面前放下對他人的防備,我臉上就是一熱。這麼著腦袋又強行重播她給我的吻,這就讓我更緊張了。已經被稱為「大叔」的我竟還因為小女生的吻而方寸大亂,我覺得自己可笑得直如那些被二十歲女生假結婚騙身家的七八十歲阿伯。

我嘗試想像,再過一個多月,在平村社區將再聽不到她的聲音。

「強叔!上次聽你說腰有痛,現在好點了嘛?」Momo 嬌嗲地問。

「好了些!妳這孩子有心。」強叔給逗得樂呵呵。

James 的神態卻愈發怪異。他看也不看 Momo 一眼,只當我們所有人都是空氣,一言不發,默然坐下低頭入菜。一股莫可名狀的張力以他為軸心成形。

我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