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五十四)

2016/12/21 — 8:00

【平村社區】系列

Momo 不怨她的父母。他們對她很好,她也喜歡他們。可是她也喜歡,想要走得更遠的自己。既然父母無法幫助她,她只好靠自己去實現夢想。所以早在中六那年,她已開始尋找能給她學費和生活費的獎學金。也是在這時候,她打定主意要朝機械工程的方向發展。她曾經與同學組隊參加過一個國際發明比賽,得過獎,還因此上過報。那種滿足感讓 Momo 清楚,她想要當一個發明家。她要在外國學習關於發明的事,與外國人交流發明的創意。

她想要見識這個世界。準備獎學金申請文件的時候,她有種預感,覺得自己是一隻學飛的雛鳥。只要一成功起跳,無邊際的蒼穹就會等著她隨心翱翔。一個、兩個、三個……只要能走出香港,她就會一個接一個踩踏在不同國家的舞台上。

廣告

「老師。」中七的她,在學校教員室對班主任說。「我想申請獎學金,你可以幫我寫推薦信嗎?」

「甚麼獎學金?」班主任溫柔地問。他姓陳,不僅是 Momo 班主任,也是她參加發明比賽的指導老師。他是她最尊敬的人。

廣告

陳老師仔細閱讀 Momo 呈交的資料,問她申請原因。Momo 告訴他說,自己想去外國學工程,但除非學費和生活費同時得到全額資助,否則想都別想。而能夠滿足這條件的獎學金,只有這個。

陳老師聽罷,用慈祥的語氣含笑回答說,我懂了,信會幫妳寫,加油!便讓 Momo 離去。

Momo 沒有告訴任何人獎學金的事。特別是對同班同學,她隻字不提。反正告訴了也不會有任何幫助,反倒給自己徒添壓力。她可不希望每隔三兩天就被同學「關心」一次申請進展。她只是默默地,一個人,每天放學後在校留到七、八點,為申請做準備。

三天後,老師交給 Momo 一封信。信封用膠紙嚴密封好,膠紙上簽有名字。「謝謝老師!」Momo 感激地道。她懷著無比自信,向獎學金辦事處職員遞上她整理得妥妥當當的申請文件。一個月後,筆試舉行。幸運地她遇上自己最熟悉的題目。她比試場上任何人都要早寫完。反覆看了又看,自覺這份試卷簡直完美。再過一個月後是面試。那天,五個面試官並排坐在她對面。兩個是外國人,三個是華人。五雙銳利的眼睛像守衛堡壘的將軍那樣瞅著她。Momo 不害怕。強大而堅毅的信心讓她發出璀璨的光采。無論任何人都不能阻她,無論任何人,都不可以令她絲毫動搖。她對答如流,在謙虛中透露出自信;在深思熟慮的同時顯示無比熱情,與及對未知世界的好奇,與及對盡展自身所長的期望。

離開接見室的時候,Momo 按照已經演練過數十上百次的劇本,從左至右與評審逐一作眼神接觸。視線駐留的時間控制在足夠交流但不會突兀的長度。她分明看到,沒有一個評審不露出讚嘆的表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