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八十二)

2017/1/23 — 8:00

Snow-Covered Field with a Harrow (after Millet), Vincent van Gogh, 1890

Snow-Covered Field with a Harrow (after Millet), Vincent van Gogh, 1890

【平村社區】系列

人到底為何而活?這段日子,儘管 Momo 想我陪她走,儘管無數人催促我離去,儘管我不想讓他們任何一個失望,但若容許我坦白的話,我想我會大叫,我根本不想走。即使我知道,平村社區有它的問題,會讓人變得冰冷,我也寧願活在這裡。我知道這樣說一定誰也無法認同,但是,我寧可失去對人的溫度,也不想要重新捲入世俗的旋渦裡去。直至此時此刻,我這想法依然沒變。

可是 Cynthia 的存在,令考慮變得複雜起來。我被自己賦予了一個使命:帶 Cynthia 出去。我想帶她行山,我想帶她遊旺角、逛女人街、去山頂看夜景、看我在沙田的老家。我想帶她去麥當勞。

廣告

為了她,我必須離開。哪怕要重新回到外面的泥沼裡晝夜苦苦掙扎,我都要 Cynthia 重獲自由。一如,這裡的每一個人,也希望他們所愛的人重獲自由那樣。

或許,人若不是為自己所愛的人而活,那自由與統統一切,就會轉瞬失去意義。

廣告

「我也不打算留下。」在 Ray 這「元首」的氣焰前,我倔強地道。「Cynthia 好了,我就會帶她走。」

「你愛上她了嗎?」Ray 猝然劈頭問。

我的頸背冒出冷汗。

Cynthia 仍舊低頭,撩動自己細小的腳趾。

愛上,怎樣才算愛上?我知道我是「愛」Cynthia 的。可是,這種「愛」是「愛情」嗎?可以算吧。那麼這種「愛情」又意味著,我願意與她長相廝守,一生一世照顧她嗎?

結婚?我懷著極其內疚的心情,想起一個名字:Katy。我也「愛」她的。她本來也想與我廝守,可是我無法為自己的人生做這麼大的選擇。所以我才逃到這裡。此刻這裡正要求我做同一個選擇。我能做得到嗎?

「我只是覺得,她有權可以走出去,看看這個世界。如果我可以用任何方法幫助她,我願意幫忙。」在我意識到時,這句話已經出口。

我再一次逃避了。

「我是在問你,是不是愛上她。」

「不是。」我痛苦地道。

「吓?」Ray 對我的話,全然無法理解。

「哥!」Cynthia 終於打斷我們的對話。「不要再說了!」

Ray 立即收起所有怒氣與疑惑,急忙伸過手去摸妹妹的頭,向她道歉。待她心情稍為安定後,Ray 再平靜但急促地對我講:「謝謝你對家妹的關心,也感謝你提議她再嘗試看病,我們會考慮你的建議。可是,到此為止。她的事今後不勞你操心了。我是她哥,會替她打點,老實說你在這裡也幫不上甚麼忙。如果她治好了,希望返回外面的世界,我一定第一時間安排。」

對他這話我無從反駁。誠如所言,若單純從對 Cynthia 好的角度看,有她哥在就很足夠。

Cynthia 疲累地把頭埋在 Ray 的肩上。Ray 繼續講:「倒是你,我還是認為你必須離開。萬一 Cynthia 治不好,她還需要這個社區的。而你,已經成為這個社區的病毒。萬一你洩露秘密,這個社區就有瓦解的危機,到時候受害的就是 Cynthia。」

「我不會洩露半句的。」我有氣無力地堅持。我不想就這樣離去。我想看著 Cynthia 看到最後。

「我憑甚麼相信你?」Ray 繼續以平淡但暗藏凶狠的語調講:「特別是當你連記者身分都隱瞞的時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