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八十五)

2017/1/26 — 8:00

【平村社區】系列

晨光如宿命逼近。

幾隻麻雀降落在一座房子屋頂的時候,她終於擠出一個勉強的微笑。「我沒事。腦袋沒有壞掉。」

廣告

我還是不知說甚麼好。

「天亮了可不能保證。快回家吧。」

廣告

我點了下頭。

「可以有一個很傻氣的要求嘛。」

「可以。」我不等她說甚麼要求便答應。

「書本上說,戀人會牽著手走路。你可以把我牽到我家嘛。」

我執起她的手,肩並肩,朝她家的方向走去。十指緊扣,我彷彿可以聽見,她的心錨鏘的一聲,拋進我情感的深海。

「Cynthia,我喜歡妳。」回到家後,我躺在床上,自己對自己這樣說。

「Katy,我喜歡妳。」五年前,我也曾經跟她這樣講。「我也喜歡你。」我們在午夜的九龍公園,交換心底的秘密。一段日子後,我們擁抱。一段日子後,我們接吻。一段日子後,我們做愛。然而一股不安感始終縈繞在我心頭,有如永不解下的一號風球。我知道,做愛之後再過一段日子,我就要在一條一生只能做一次的選擇題上,用 HB 鉛筆塗上答案。我的答案是她,她的答案是我。

要下筆了。快下筆吧。趕快下筆。愈催迫自己,壓在胸口的鉛塊就彷彿愈加沉重。我把鉛筆狠狠擲在地上。我做不到。對,因為我的懦弱,我不敢負上照顧她一輩子的責任。我始終做不了這個選擇。

「那你為甚麼說喜歡我?」她斥責。

「我是真的喜歡妳。」我坦白。

「那為甚麼不選我!」

「我……我沒有這個能力。」

「你想要隨時找其他女生,你貪新鮮,你未玩夠。」

我是貪新鮮,未玩夠嗎?或許是,或許不。也許我就是繼承了父親的基因。他因為貪新鮮未玩夠,所以拋棄了母親,逼得她結束了自己生命。那已是二十多年前的往事,我已經很久沒想起了。

可是,若我是如此貪玩,為甚麼我又會如此眷戀平村社區?

「你覺得,人有選擇,真的是一件好事嘛?」Cynthia 的話迴盪耳邊。還未開始體驗選擇的滋味,她已先因我的選擇而痛苦。若說這是人生必要的痛苦,那未免太不近人情。

「或許不是一件好事。」我自言自語。

可是,儘管如此,儘管有選擇就是痛苦,只要妳想選,我還是會拼命讓妳有選擇的權利。哪怕我自己也要捲入選擇的旋渦裡去,哪怕我要在選擇中傷害到其他人,傷害到 Katy,甚至終於要,無可避免地,一如世事有正必有反那樣,傷害到妳。

因為我喜歡妳。

我奪門而出,跑到她家門前。可能會太遲,因為太陽已急不及待想要探出頭來。腳步聲也可能會吵醒其他人。這是甚麼時間?距離六點還有多久?

管不得那麼多了,我必須在破曉前跑到她家,否則往後可能就再無機會。狂奔掀起的風把我的頭髮全部吹到腦後。地上的碎石被我踢飛,也幾乎使我滑倒好幾次。我跑。

「Cynthia,Cynthia。」我在她家門口一面喘氣一面喊。

沒有人回應。

在紫藍色佔據的天際,溫暖的橙紅正自底部搶攻。大帽山的山頭已開始泛白。

我放大聲再喊一次。「Cynthia。」

門拉開一道細縫。

她膽怯地看著我,沒有說話,只是眉頭緊皺得彷如胃痛的模樣,眼神流轉著疑問。

「對不起。出於懦弱,我不敢向妳保證甚麼。」我一口氣道。「我甚至可能會因此傷害到自己,傷害到妳,即便這樣,我還是很想對妳說,我喜歡妳。」

這時候,東邊的雲朵燃燒起來,像盛放的鳳凰木。大帽山的稜線鑲起金邊。第一縷晨光劃破天際。黑夜敗退,白晝來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