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八十六)

2017/1/27 — 8:00

【平村社區】系列

(十)

一如約定,早餐時間,我和 Cynthia 早十五分鐘來到餐廳。大家都習慣守時,既不會遲到也不會早到,所以雖然只是早十五分鐘,餐廳還是一個人也沒有。

廣告

我推門進去的時候,她已經在自己的位置坐好。披在她背後的長髮比平時要凌亂些,想必是因為沒時間梳理。

不過仍然很美。

廣告

雖徹夜未睡,但我一點都不覺得睏。

我湊近她身邊,在自己的位置坐下,然後握住她擱在大腿上的手。我偷瞄她的臉,但一時還未能感覺出甚麼情緒。

要開始了。

「有睡到了嗎?」我說。

她緩緩點頭。

我深呼吸一口氣。「那麼,早安。」

等待。

「……早。」一把顫抖的聲音說。

我眼眶一熱,好歹把淚水強壓下去。「果然好了。」我說。

Cynthia 就沒能忍住了。她瞇晞雙眼,身體哆嗦著流下兩行淚。

「好了。」她說。

 

昨晚她因為太過疲累,沒有梳洗就上床睡覺。所以,我喊她的時候,她已經睡著,按理是已切換到不能做選擇的狀態。因此,當 Cynthia 在睡夢中聽到我喊她,她全身的肌肉立時繃緊起來,理智儼如懸在半空的巨石,隨時都要轟隆一聲掉下。她本想不回應,但我一直喊,逼得她勉強支撐身體,拉開一點門縫。

然後她就聽到我說那段話。驀然,她自門縫閃出,緊緊把我抱住。「我喜歡你。我喜歡你。」她在嚎啕大哭中不斷說。

她把臉埋進我的胸口,彷彿想要用觸感確認這不是夢。然後,看著東邊泛起魚肚白的大帽山,她嗚咽著說:「而且,我好像……可以說話了。」

為確認 Cynthia 的康復並非曇花一現,我讓她先睡下,醒來後再試一次開口。那時候距離六點僅僅還剩不到半小時。我們擁抱了一下,依依不捨地道別,約定六點四十五分,在餐廳見面。

得知 Cynthia 痊癒,我們逕直往入口的木屋走去。推門進去的時候,Ray 似乎才剛到,還在倒冰麥茶,手提包就那樣擱在桌上。

「怎麼了?」他見了我們,驚訝地問。

「哥。」Cynthia 打從心底裡甜甜笑出來。「我叫做 Cynthia。你在泡麥茶。我也想喝。可以請我喝一杯嗎?」

過度震驚的 Ray 嚇得後退兩步,張口結舌,半晌才道:「妳好了!」

「對。」她指著嚇得臉色鐵青的哥哥,哈哈大笑。

「天,怎麼突然好起來的?」

Cynthia 沒回答,只是暖暖地向我靠過來,挽我的手臂。

「……幾個小時前你才說不喜歡她。」Ray 的語調沒有抱怨,只是不解。

「呃,那個……說來話長。」我一時也不知怎麼解釋才好。

「哥。」Cynthia 變換話題。「你再也不用為我繼續經營這裡了。」

Ray 揚了下眉,然後才慢慢點頭。「嗯。」

「所以你是為了 Cynthia 才留在平村社區的嗎?」我問。

Cynthia 搶白:「哥對政治學甚麼的全無興趣。他想去研究心理,只是因為我,他才不讀,一直留下來。」

「沒這回事。」Ray 推說,同時臉紅起來。想不到他也會有這副表情。

「那又是哪回事?」Cynthia 反詰。

「……剛學懂說話就牙尖嘴利。」Ray 嘟嚷。

Cynthia 便又發出清脆的笑聲。

「可社區還是會交給誰揸 fit 吧?」我有點在意。

「不知道哪。」Ray 驀然想起手中還拿著茶壺和茶杯,倒出一杯麥茶遞給 Cynthia。Cynthia 開心地接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