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八十四)

2017/1/25 — 8:00

【平村社區】系列

「啊,天快亮了。」離開 Ray 的家後,Cynthia 說。

天空的顏色漸次從黧黑轉為紺碧。路燈光芒削弱的錯覺,暗示天色正逐步轉亮。隱約可見的是七月的禾稻。它們已長高過腰,影影綽綽在風中搖曳,可是搖得很輕很收斂,像鋼琴演奏會上擺動身體的樂迷。

廣告

她要在天亮前回家,否則病會發作。

「看來趕不及去空地了。」我只好道。

廣告

「嗯……那就在這裡多講兩句可以嘛,我怕再沒機會跟你說話……」

我們就在田邊站著,肩並肩,看近處的田野和遠方的群山。清風吹過,拂起 Cynthia 的長髮,裙裾也隨風飛舞。泥土混合水稻的特有淡香撲鼻而來,讓我心情多少平復了些。希望 Cynthia 也一樣。

「或許我們還可以通訊?比如說,妳夢醒後,我們可以講電話或者寫信。我明天跟妳哥商量一下。恐怕又要被他白眼一番,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你覺得,人有選擇,真是一件好事嗎?」她突然這樣說。

「為甚麼這樣問?」

「如果我選了爸爸,媽媽會不開心;如過我選了媽媽,爸爸會不開心。兩個只能選一個,可是我不想讓任何一個不開心。」她的神情隨著話語變得愈發悲傷。「既然如此,不選的話,誰都不會不開心,難道不是這樣?」

說到這裡,Cynthia 竟撲簌下淚。豆大的淚珠有些滴落泥土,有些滴落她的睡裙。

幾乎是本能地,我站到她面前,伸出雙臂,把她抱住。

那一刻,我能做的選擇只有這個。

但真的是這樣嗎?我明明可以甚麼也不做,任由她哭泣。可是我真的可以任由她哭泣嗎?如果我夠堅強的話,是否應該就這樣站著?任由她哭泣算是堅強還是懦弱?我似乎只是在用不同方式去問同一個問題,然而這個問題,即便到今日,我仍找不出答案。

或許我應該把這問題連同我做的一切行動,視為自身性格上的一種缺憾。一種致命的缺憾。

或許這就是我。就算多麼不濟,多麼邪惡,這都是我。當我在此時、此地,處身此一種狀況,我就只能做這樣的選擇,得到這樣的結果。或許很多事情你以為自己有選擇,但其實沒有,那是宿命。

一如平村社區的日子。

她哭得更厲害了。

「你不喜歡我。」她嗚咽道。

我只能輕撫她的頭髮。我到這一刻還無法為自己的的情感定讞。如果這一刻 Ray 衝出來再問我,你愛 Cynthia 嗎?我想我還是會卑劣地,不識時務地猶豫。或許我會答喜歡,接著想到那可能是一輩子的決定,然後又會後悔。我就是一個這樣失敗的人。抱住哭泣的她,我甚麼也不敢說。

「你不喜歡我。」她又道。

四下闃然無聲,就連牛蛙和麻雀也乖乖閉嘴。唯獨 Cynthia 的啜泣迴盪。我們在稻田邊上不知站了多久。我一直抱著她,拍她的背,摸她的頭髮。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