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八)

2016/11/3 — 8:00

Wheat Fields by Van Gogh

Wheat Fields by Van Gogh

【平村社區】系列

Ray 卻點頭,以政府機構職員講解服務那樣的語調說:「我們也確實有不少無家可歸者──儘管不是一般意義上的。」

「一般意義上的?」

廣告

「不如說是有家歸不得好了。」他意有所指地說。

「可你們的傳單不是隨便派的嗎?」

廣告

他又是微笑不答。我對這種神秘主義感到莫名不悅。Ray 卻再次像猜到我的心事,雙眼直盯著我緩緩道:「如果讓你覺得不舒服,我在此衷心致歉。事實上你的反應是正常的。人類之所以會對未知的事物產生恐懼,是出於與生俱來的自我保護機制。」

「所以平村就是要讓人承受這種不安嗎?」我刻意以挑戰的語調說。

他搖頭。「不,因為你很快就會學到另一種截然不同的生活態度。資訊過多,未必是一件好事。你會記住我的話。」

「這不就是洗腦嘛。」

「到底是不是洗腦,你很快就可以自己下定論。」他老成地點頭,像在認同自己的話。「確實,在這樣爾虞我詐的社會,你憑甚麼相信我呢?我也不要求你信我。你就用自己的眼睛去驗證好了。」

我就是為此而來的,我如此告訴自己。不過我真的只是為此而來嗎?體驗平村生活,到底是理由還是借口,我竟沒很大信心。

總之我執起筆,在合約簽上自己的名字。

Ray 滿意地一笑,像做成一樁大買賣:「現在我們即將進入平村社區,你有甚麼想與外面講的,請趁現在。接下來就沒機會了。」

我想了一下,翻出手機,給 Katy 發了一個短訊:上機了。

少頃,她回覆:一個月後見。

「我準備好了。」我對 Ray 說。

平村社區要比照片看到的還美麗。

自木屋後門出去,首先入目的是一大片草坪。遠景是高聳的大帽山。從草坪一路延伸至山麓的那塊方形土地,被成排的銀杏樹環繞,讓平村社區成為一個三面環樹,一面環山的封閉空間。

一如傳單上的插畫所見,村內多是平房。住屋都呈紅色。淡粉紅牆身,朱紅瓦片。望眼整個社區,最少可以數到五六十座這樣的房子。它們的外觀設計全部一模一樣。不僅如此,就連每戶人家外面的小花園,都栽種著一式一款的七里香。儘管看上去多少有點超現實,可坦白說,卻是漂亮的──令人聯想到愛琴海上盡是藍頂白牆的 Santorini。

除住房外還有其他建築。這些建築的設計則座座不同。近入口位置的那座,大概是全村最大最搶眼的了。它樓高兩層,但上面蓋一個不規則的屋頂,讓二樓上方得以再添一個小閣樓。建築主要以深啡色木板為材料,但裝設了不少落地玻璃。我好奇地探頭張望,想要察看裡面有些甚麼,可是因為裡面沒開燈,看不真切,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

Ray 領我走過這座樓房後,眼前便閃出偌大一塊稻米田。初夏的稻米顏色像加了濾鏡一樣翠綠。仍然低矮的禾稻在四月的風吹拂下,不住顫動,儼如一群受寒的綠色小人。雲朵飛快流動,烈日擁抱大地,幾隻鴿子悠哉悠哉自田疇起飛,往西邊天幕翱翔而去。我們沿稻田拐角,繼續前行。小碎石路右邊是田,左邊是住房。三個穿著淺灰色 V 領 T 恤、咖啡色工作褲的人在田中彎身工作。他們察覺到我和 Ray 走過,伸直腰板向我們揮手。其中一個看上去年紀比較老邁的伯伯大喊:「歡迎!」我向他客氣地點頭。

Ray 在路口數起第六座房子門前停下。「歡迎入伙。」他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