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六十一)

2016/12/28 — 8:00

杯中的啤酒給撞出的氣泡正滋滋上竄。他一口喝光,憤而離去。

杯中的啤酒給撞出的氣泡正滋滋上竄。他一口喝光,憤而離去。

【平村社區】系列

他像要對付一個冥頑不靈的人似地搖頭。「或許對你來說是很難理解的事吧。外面世界都覺得跟喜歡的人在一起是天經地義,我是明白的,因為過去我也這樣想。可是真的是天經地義嗎?如果是,為甚麼現在的離婚率會比昔日盲婚啞嫁的時代高?為甚麼得到自由戀愛的人沒有比以前更開心?於是在平村社區,我明白了一件事:喜歡一個人是一回事,要跟誰生活在一起,又是另一回事。因此對平村社區的安排,我沒有任何意見。」

「即便 Momo 投進別人懷抱,你也沒有意見?」

廣告

「……沒有意見。」

「沒有傷感?」

廣告

「……我想她幸福。」

「那假若她在社區簽下死約,選擇了戀愛,卻不幸被強逼投進一個她討厭的人的懷抱呢?」

終於,James 猶豫了。他一隻手捂嘴,思考良久,最後卻道:「想這個也沒有用。像她那樣活潑的人不會選擇留下。能在這裡待一年已經很不錯。」

「你在逃避我的問題。」說這句話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好像忽然明白了些甚麼。非常非常關鍵的甚麼。

Momo 那一桌女生突然爆發出轟然笑聲。這樣響亮的歡笑在平靜的平村社區特別少有。

James 又呷一口酒,看著笑得臉色緋紅的 Momo 嘆息。「你說得對。我既然甘願放棄自己也想要她幸福,又怎能容許她躺在討厭的人懷裡?」

「平村社區是錯的。」我靜靜道。與其說是告訴他,莫如說是告訴自己。

「……你把她帶走。」James 落寞得簡直像整天在外面淋了雨的狗。

「死約到底是怎麼回事?沒有任何方法可以解嗎?」

「都說了是死約,怎麼解?」他幾乎不等我說完便回應。

「賠錢甚麼的?」

他冷笑一聲。「你還真以為是錢的問題。」

「那是甚麼問題?」

他只是睥睨著我。

「逃走吧?」我又道。

他向我白了一眼,看我儼如看一個滑稽荒唐的傻子。

「我覺得最少要讓 Momo 知道,好讓她可以下決定──」

「你不要動輒就拋她出來說話。」James 將酒杯用力擊在桌面上,話說得頗大聲,也不怕Momo 聽見。「說甚麼平村社區是錯,你來了多久?你以為自己知道很多?夠資格判斷這裡對錯?」

杯中的啤酒給撞出的氣泡正滋滋上竄。他一口喝光,憤而離去。

幾個女生們像受驚的鳥兒那樣目送他走。Candice 媽看看他,看看 Momo,又看看我,大力搖了搖頭,彷彿在問:「你們到底在搞甚麼把戲?」

我也想問這到底是甚麼把戲。凝視 James 的背影,我想起之前與他和阿權鬧得不愉快的事,還未向他道歉。

或許 James 說得對,我總是太自以為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