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六十三)

2016/12/30 — 8:00

Candice 媽的廚藝就算不能說是神乎奇技,也肯定是專業水平。

Candice 媽的廚藝就算不能說是神乎奇技,也肯定是專業水平。

【平村社區】系列

早已拋棄時間觀念的我想了一下,問:「Kay 住滿一個月了?」

「一個月零十二天了。」Candice 媽說。不用三兩下功夫,她便弄出大把芝士粉。真是一個好刨磨器,我想。

廣告

「那當然是可以的。我的意思是,如果我決定要走的話。」

「謝謝你。」她莞爾一笑。

廣告

「Kay 決定要走了嗎?」

「我在勸他。」她把刨好的芝士粉倒進一個大碗,再去刨另一塊。「這地方不適合他,不值得他浪費時間。」

「Candice 媽。」我對她斟字酌句地道。「若妳覺得這地方不適合他,為甚麼會覺得這個地方適合妳?」

她沒有立即回答,而是苦笑著思考起來。直至芝士粉磨到足夠份量,胡椒粉也下過了,她才一邊切煙肉一邊說:「他還有很長的路可以走,還有很多事物等他發現。他不應該留在這裡的。」

「他本人想要留在這裡嗎?」

大塊煙肉在她靈巧的刀下,隨即化作指頭大小的碎片。Candice 媽的廚藝就算不能說是神乎奇技,也肯定是專業水平。「想。他是這樣跟我說的。不過我覺得他是因為學校的事還沒消氣,而不是被這裡的生活吸引。」

「平心而論,我倒覺得被平村社區的生活吸引是正常的事。」

Candice 媽偏過頭,臉帶憂慮地道:「他只是孩子,留在這裡終有一天會後悔的。」

全部蛋黃準備好後,我把它們倒進 Candice 媽的芝士粉中,用打蛋器攪拌。還有好幾個成員在負責煮意大利麵。蒜頭下鍋,頓時散發出刺激食慾的香氣。

「我覺得 Candice 媽還是不要太過把他當做孩子比較好。都十七歲了,這種年紀是應該可以判斷,哪種生活適合自己的了。」

她因為思考而放緩了手上動作。「到底平村社區吸引人的地方是甚麼呢?我書讀得少,不懂好好說。如果用比喻來講,那可能就像卡邦尼意粉,煙肉下得愈多愈惹味。可一個人總不能每天都吃煙肉下太多的卡邦尼意粉。我倒沒所謂,反正啊,我……我吃到心臟病發死掉也不怎麼可惜。因為人生只有一場,我的那一場已經完了。可是 Kay 還是孩子,他不可以就這樣吃下太多煙肉的意粉然後死掉……啊我不知道自己在說甚麼,一塌糊塗。」

等到一百五十個蛋黃全部從獨立結成一體,與芝士粉摻和,我問:「Candice 媽今年多大了?」

「我?四十三。怎麼了?」

「才四十三歲,真的完了嗎?」

她唇邊露出一抹苦澀的微笑。這微笑充滿女人味。

「也許可以再談一次戀愛?」我問。

「我在簽死約時已選擇不再戀愛,何況──」她低下頭去,刻意用挑逗的神情仰視我。「你要我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