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六十九)

2017/1/7 — 8:00

圖片來源:Van Gogh Museum

圖片來源:Van Gogh Museum

【平村社區】系列

平村社區就算有其機制上的矛盾,但對我來說它仍然是個吸引的地方。我想起昨日跟強叔合力修補最近被暴雨打壞的幾個屋頂。在和煦的陽光下,我們赤著上身,用木梯把一簍瓦片背到屋上,然後一塊一塊替換。我一邊換,一邊聽強叔說近二十年來在平村社區發生過的故事。誰和誰是歡喜冤家,一起工作便會吵架,但其實感情很好;誰和誰的愛情終於無法開花結果,到現在雖然雙方都已各自有了伴侶,但還是互相羞於開口說話;誰人慣於孤獨,在哪裡都安全感稀薄,直至某個新來的人把他的心扉打開。還有哪年不知為何椰菜種得特別好,連續吃了一星期;哪年牛隻集體患上怪病,幸好社區內有以前當過獸醫的成員,把牠們救活。每年夏天打風落雨,總要死掉好多菜。冬天的平村社區可冷咧!在冷天,管理員常會在娛樂時間安排營火會,成員三五成群圍攏住火頭,說話喝酒,真是暢快得要死。

強叔愉快地說著,金絲鏡框反射著神清氣爽的陽光。置身此情此景,我感到無比愜意。

廣告

可是大家卻懷著各自的原因,想我離去。

我覺得自己特別在意一件事:Cynthia 怎麼想?她也會想我離去嗎?

廣告

那夜過後翌日上午,她歸隊了。若無其事地出現在早晨的餐廳,彷彿一切都沒發生過。不過我發現她的指甲剪短了。那可能是 Ray 怕她抓傷自己而給她剪的。

粉紅色的小巧的指甲,妥貼地伏在她五隻手指上,看上去令人聯想到正在熟睡的小貓手掌。

「啊,Cynthia 回來了。」有成員見了她這樣說。也有人甚麼都不講,彷彿她不存在。Momo 在遠處看到安然無恙的她,給我打了個既高興又安心的眼色。我沒有告訴她前夜的事,一來是因為我答應過 Ray 不說;何況,不知為何總覺得難以啟齒。

為免給 Cynthia 添壓力,我沒再跟她說話,只是繼續像過去那樣,在身邊觀察她的需要,替她準備,儘管那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她需要紙巾,就不聲不響把紙巾放在她面前。看她沒有水,就不發一語拿她的水杯去給她倒。她的反應也一如以往:沒有,或微笑。我小心注意不讓自己把她的反應當一回事。

自從 Cynthia 回來後,每節工作我都一定會與她共同行動。我猜這不會是 Ray 的意思,更像是 Cynthia 本人的主意。我記得她說過,跟她在餐廳同坐也是她的要求。她說想要試,但我不知道想要試甚麼。我摸了下自己額頭。我該問問她的。

我覺得 Cynthia 不會想我走。如果連她都覺得我要走,那我或許真該放下自己對安逸的希冀,回到外面的世界了。

外面的世界──我在心裡默念這五個字。這麼令人感到拘倦的生活,真不想回去。

可是,如果大家都想我走,那,就走吧。其實我不大能接受,大家都把自己對他人的愛,寄托在我身上。難道不是嗎?James 對 Momo 的愛,Candice 媽對 Kay 的愛,Ray 對 Cynthia 的愛。Momo 對──Momo 自己都要走了,她是另一回事。

為甚麼我這個路人甲,非得承擔所有人的愛不可?那樣他們會不會有點不負責任啊?喂喂喂,我也有自己人生啊!你們想去愛人,就給我自己離開平村社區!

要不要走,我還不想決定。最少,我想聽聽 Cynthia 怎麼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