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六十八)

2017/1/6 — 8:00

【平村社區】系列

返回房間後,我久久不能入睡。想著想著,我開始慶幸作戰能以失敗的方式告終。正因為作戰失敗,對 Cynthia 造成的傷害才多少還能挽回。若我們真的揭曉了平村社區的秘密,而導致社區的運作受影響甚至崩潰,那就等於令 Cynthia 失去她唯一可以生存的空間。最壞的結果可以是,Cynthia 被送進精神病院。

不過,讓她活在這個保護罩中,真的是對她最好的安排嗎?對此我很懷疑。剛才我就好幾次想直接問 Cynthia,妳是自願留下的嗎?不過 Ray 在身邊,即便問了她也不會坦白吧,想到這裡我才把問題吞回去。

廣告

可是我仍然想起,我和 Cynthia 初遇那夜的情景。她說過,她想要吃麥當勞。她的哥哥對她很好,平村社區是她可以安心生活的地方。可是在這裡,她永遠沒有辦法吃麥當勞。

或許那可以視為一種等價交換吧,有得必有失。

廣告

可是,她有交換與否的權選擇嗎……

我想要再跟 Cynthia 說話。到時候,我要認真問她:妳自己到底是怎麼想的?

七月似乎是平村社區蟬鳴最響亮的季節。在赤裸裸的夏日太陽下,這些指頭大的蟲子躲在樹梢頭,發出知了知了的聲音。通常首先是一隻鳴叫,然後,兩隻趕上、三隻趕上,數不清的蟬聲便陸續響起來,如千軍萬馬奔騰。知了知了知了知了──聲音往往以有氣無力的方式結束,像用盡肺部最後一口氣的歌唱家。

「噯,大叔。」早餐過後,在前往果樹園工作的路上,Momo 追上了我。自從問過我年紀後,她就一直稱呼我做大叔。其實我比她大還不到十年。不過沒所謂吧。

「妳也去果樹園嗎?」我問。

「不是,我是整理圖書。」她說。

「那麼妳跑出來幹嗎?」

「我是想請問你一件事。」總覺得她在裝乖乖女。

「甚麼事?」

「你要跟我一起走嗎?」

聽了這話,我停下腳步,回過頭來。

Momo 偏過頭,一臉天真無邪地看我,雙眼閃亮,直如一個等待波板糖的小學生。

「……妳不要裝可愛。」

「呵呵,被大叔拆穿了。」她隨即露出狡猾的神情。變臉也變得太快了吧。「這樣子說好了:我不捨得你。我想要你陪我走。你考慮一下吧,再見!」

她不待我回答就掉頭直奔社區會堂。我心裡知道,她是刻意這樣做的,為的是給我思考空間,也可以避開一旦被拒絕而生的尷尬。

我嘆一口氣。這到底是甚麼局面啊,全世界都想我走。Ray 要我走,Momo 要我跟她走,James 要我陪 Momo 走,Candice 媽要我帶 Kay 走。

真想乾脆跑到胖嘟嘟管理員辦公室,然後向他宣佈:我決定簽死約!現在就簽!這樣大概就沒有人會再對我有任何寄望,所有的煩惱便會煙消雲散。

當然不會真這樣做,我只不過是想想而已。可是對於是不是要跟 Momo 離開,我實在拿不定主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