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六十六)

2017/1/4 — 8:00

【平村社區】系列

「是精神病。病徵是無法做決定。不是有很多叫做『優柔寡斷』的人嗎?他們面對很多選擇,但不知道要選哪個,因此感到煩惱。我也是這樣,只是我較他們要嚴重許多。每當我要做選擇,頭腦就會發燙,然後啪的一聲,切換到另一種模式。肌肉抽搐起來不能放鬆,眼前的東西全部變奶白色,聲音則像剛被誰在耳邊大喊,嗡嗡作響。於是身體徹底不聽使喚,就像……你看到過的情況。」

難得掠過的微風把樹葉吹響。她像要把風吸進身體那樣深呼吸,然後繼續說:

廣告

「為了不讓自己發作,我不得不每天把自己想像成機械人。腦袋裡搭載了一套預設的程式,只要按程式行動,那就不必做選擇。所以我不可以說話,因為說話……說話的內容、詞語的組合,都須要選擇。一說話就會病發。」

「我自己也不記得了,是哥哥告訴我的:我是在四歲的時候開始得病。整個童年一直處於把自己徹底封閉的狀態。去年年末我開始夢遊。當然不是每晚都夢遊,而是不定期的,大概一兩星期有一次吧。奇怪的是,在夢遊醒來到日出之間,我會變正常。如你現在所見,我可以正常說話,也可以像正常人那樣,就各種事情做選擇。」

廣告

「但是日出之後,我便打回原形。所以無論你怎樣跟我說話,我都無法回應。要不就是對你笑,否則就是乾脆讓自己聽不見。腦袋不可以接收你傳達的訊息,不然會壞掉。所以大家都覺得我是啞巴。我也樂得如此,因為這樣就不會有人跟我說話……雖然這樣說很抱歉,可是其實你對我說的每句話,都是威脅,因為它會引誘腦袋解封思考回應。聽別人說話而不予接收、不予思想,其實也是很累人的事。」

「因此當你終於提到那夜的事情,我的防禦就被攻破了。於是就發生了那天的事。」她說完,像要再確認那樣道:「就是這麼回事。」

「所以……在那之後妳怎樣恢復過來?」

「啊……那個……我就是花了最大氣力,讓自己回到家裡,一個人待著。那個地方最安全,因為甚麼選擇都沒有。我就在家裡瘋掉,好像有擲東西,好像有拉扯甚麼……記不清楚。」

「妳在抓自己的頭髮。」Ray 伸過手去,摸了一下 Cynthia 的頭。「如果我來遲了,妳就要把自己的頭皮扯下來。」

「沒那麼恐怖吧!」Cynthia 抗議。

「妳說呢?」Ray 俯看著比他矮半個頭的妹妹。

她只是鼓起腮幫子,不予理啋,繼續對我說:「然後……哥哥就把我綁起來。不知多久後,我就冷靜下來了。」

說完,Cynthia 像完成重大任務那樣,放鬆地把雙腿伸直。她雪白的小腿肚在昏黃的燈光產生一種透明感,像一塊精雕細琢、完美無瑕的玉石。濕潤的泥濘沾在她光著的腳掌上。左腳邊有一度淺色的血痕,大概是跳舞時被樹枝或野草割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