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六十四)

2016/12/31 — 8:00

【平村社區】系列

我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滿臉通紅。Candice 媽看我這樣,笑我像個情竇初開的純情男生。

「你已經在搞三角戀了,還要我加入你們的遊戲嗎?」她說。

廣告

「不是妳想的那回事……」

「那又是怎麼回事?」

廣告

「我……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好吧,你也不用向我解釋。不過,你們都是我的孩子,不要把事情弄得太僵,不然我這個媽媽可是會傷心喔。」

「Candice 媽,難道妳就不想去看看──自己真正的兒子?」

聽我這樣說,她僵直看著我,少頃低頭,繼續切煙肉。「不,已經沒所謂了。何況這事不到我來揸 fit。總不能突然在孩子面前蹦出來說:『我就是你媽!我消失了十四年耶,又回來啦~』這樣吧。」

我覺得這樣也無不可。不過,我不認為自己能夠理解 Candice 媽的沉重。我不是女人,更不是母親。我也不是一個在平村社區待了十四年的人。

「我的人生已經在十四年前走到終點。這十四年間,我只不過是在終點站著,回頭看自己的路而已。你知道我是怎樣看平村社區的嗎?」

「怎樣?」

「生與死之間的中轉站。」

「不,妳還沒完。」即便說我自以為是,我還是想再堅持一下。我不知道自己這樣講是否正確,那僅僅是不負責任地,說出自己心聲。「妳還有 Kay,Kay 也需要妳。」

Candice 媽停下手上的工作,緩緩閉上眼。看到她痛苦的表情,我感到很抱歉。

到底我在堅持甚麼呢?看她這樣,作為加害者我也覺得相當痛苦。

「Kay 不是我的孩子。」她把這句話,丟進自己內心深處的黑洞。

「那根本沒關係,因為妳已經把他當做自己孩子那樣喜歡了。」

她不予回應。

「因此妳才會想我帶走他。」我極不情願地這樣講。但我覺得,如果這些話不說……

Candice 媽的刀,再次動起來,慢慢地削進煙肉裡。一片,兩片,三片。我覺得煙肉已經切得有點太多了。不過這時候,她需要的不是煙肉,而是切煙肉本身,或許。

「我很累了。」終於她擠出這一句。

「嗯,對不起。」就算如何冷酷,也該給她休息了,我想。「Candice 媽。」

「又怎麼啦?」那是唯一一次,我在 Candice 媽的語調裡聽出不耐煩。

「謝謝妳教我下廚。其實每次妳負責做飯,我都能吃出來,而且覺得特別好吃。」

「那不過是被規定的菜譜而已。」她簡短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