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六十)

2016/12/27 — 8:00

等到晚飯結束,我才知道,原來是喝啤酒日。

等到晚飯結束,我才知道,原來是喝啤酒日。

【平村社區】系列

可是我又搖頭。Cynthia 是一個活生生的人,難道真的可以笑笑說「不在其位不謀其政」就安心繼續吃飯嗎?

平村社區啊,你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地方。

廣告

問題在我心頭縈繞不去,令我完全沒想今晚的娛樂活動。等到晚飯結束,我才知道,原來是喝啤酒日。

正需要酒,我想。

廣告

連啤酒都未取,James 已把我拉住。

「能一起喝嗎?」他一本正經地要求。

我們取了 IPA,在社區會堂內的休憩空間找到一張桌子坐下。Momo 就在不遠處的另一張桌子,與 Candice 媽和幾個女孩簇擁著七咀八舌地說話。發現我在看她,她高興地向我投以巧笑。

這一幕 James 也全看在眼內。

「所以你和 Momo 是甚麼關係……」他開口了。

「沒有啊,就是朋友。」

「朋友?」

「朋友。」

「她好像對你很有意思。」

其實早該料到他會這樣說。可是給他一講,我還是有點慌張。「沒有……」

「還是說你喜歡的是 Cynthia?」

我疲累地摸摸自己的臉。「不是……」

「你怎麼把事情弄得這麼複雜。」James 根本沒把我的回答當回事。「這不過是極其簡單的事:Momo 快住滿一年了,她大概不會選擇留下。你也可以隨時離開。她走,你也跟她走,你們可以在外面成為情侶。」

沒想到他早已斷定 Momo 會走。也是好事,對他來說,有心理準備總好過沒有。至於和 Momo 成為情侶,坦白說我壓根兒沒想過。我的感覺是,Momo 也沒有想過。儘管我捨不得她離開,但我們只是親密戰友──我是以這種方式理解那一吻的。

見我不答話,James 兀自再說:「Cynthia 你就不要想了,這事不到你來揸 fit。你們是不可能的,一如我和 Momo 也不可能。」

「甚麼意思?」

「因為 Cynthia 是這邊世界的人。在這裡,簽了死約的成員只有兩個選擇:不戀愛,或由管理員給你安排對象。」

這規矩我還是第一次聽。儘管並非不能預料,可是當愛情的選擇權都被剝奪,我還是覺得有點太難接受。

「如果被許配到討厭的對象,可以拒絕嗎?」

「可以的話,那就不算是『只有兩個選擇』了。」

「兩個互相討厭的人不可能成為戀人啊。」

「那也沒有辦法。慢慢培養感情囉。」

「這樣……不好吧。」

他呷下小口啤酒,看看正在嬉鬧的 Momo,隨即又轉移視線。「其實也沒甚麼不好。這麼一來想要有另一半的人都可以有,也就不再有愛情煩惱這回事。」

「我面前就有人在煩惱啊。」我只覺啼笑皆非。

「我的不算煩惱。」他堅持。「我只是希望喜歡的人可以活得好些,得到她想得到的,僅此而已。能否與她在一起,我沒所謂。」

「社區這規矩也太強人所難。」我忍不住反駁。

「簽死約是我的決定。」他答得簡短。

「這樣的合約,為何還要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