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十一)

2016/11/6 — 8:00

The Cottage, Vincent van Gogh, 1885

The Cottage, Vincent van Gogh, 1885

【平村社區】系列

年紀最輕的應是一個叫 Momo 的女生。她看上去二十歲還不到,頭髮雖不長,只是剛好過肩,但或許因為天氣太熱,她還是在腦勺紮起兩條短辮。Momo 一蹦一跳的向我和 James 走來,一雙大眼閃著亮光,對我用天真得近乎裝模作樣的語氣道:「你叫甚麼名字!」

我報上名字。

廣告

「你做甚麼工作!」

我照例答是中小企。

廣告

「覺得這裡好玩嗎!」

「還不錯。」我說。

James 以不無厭倦的眼神,看著我們如此一問一答,大概是覺得對話很無聊。

不過初次見面只能是這麼回事。其他人也用類似的開場白跟我說話。也有些人不發一語,只是含笑點頭,但概括而言大家對我這個新人的態度都相當友善。

有一個叫阿權的監工,負責安排各人工作流程和所需物資,也監督大家不得偷懶。James 說,在平村社區,監工並不是固定職位。基本上只要幹久了,大家都要輪流當監工。他自己也當過幾次。

「很了不起的制度吧?」他逐一擰開欄柵邊上的水龍頭,讓豬喝水。「因為偷懶是人性,所以一定要有人揸 fit 才行──」我對「揸 fit」這個字感到有點彆扭,感覺像回到了二三十年前。當然這也沒甚麼大不了。「──但要是弄出個固定的監工做高層,隨之而來又會是辦公室政治。有人會想把他拉下馬,有人會想爭著爬上去,麻煩得不得了。現在的方法最好。」

我看著一頭豬嘟起長嘴,朝水龍頭那邊開合。好幾隻已經喝飽的,在木板之間伸出毛茸茸的鼻子,兩個鼻孔不住翕動。我不禁想到一件無甚關係的事:牠們終將會被吃掉,只是此刻還對等候牠們的命運懵然不知。難怪有所謂「港豬」的說法。

「所以對這裡的人來說,所謂人生目標到底是甚麼呢?」我不知自己是問 James 還是問豬。

「不能一概而論吧?」

「比如說你?」

「我嘛。」他停下正在轉動水龍頭的手,思忖了一下,說道:「好像沒有。」

「時裝設計呢?」我問。

這時候,阿權在豬場門口向我們大喊:「休息時間到了,吃飯囉!」

於是 James 以相反方向轉動手柄,把水龍頭關掉。

「有機會再說。」他道。

而你永遠不會知道「機會」何時到來。因為在平村社區,你無法選擇跟 James 一起工作,無法選擇騰個空閒約他喝咖啡,甚至連吃飯時想與他同坐,都不可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