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十七)

2016/11/14 — 8:00

Sketch of Orchard in Blossom with Two Figures: Spring, enclosed in a letter from Vincent van Gogh to Theo van Gogh, Vincent van Gogh, 1882

Sketch of Orchard in Blossom with Two Figures: Spring, enclosed in a letter from Vincent van Gogh to Theo van Gogh, Vincent van Gogh, 1882

【平村社區】系列

一如規劃,晚飯後的娛樂活動是觀星。我隨大家走到社區會堂外的草地,舒服地躺在軟熟的草皮上看漫天星海。是因為郊外的關係嗎?夜空裡的星是如此多而鮮明。它們儼如一張巨網,把我這個渺小的存在籠罩其中。微風吹過,細密的小草摩娑我的身體。今夕何夕。我掃視天際,看看是否有兩個月亮。當然只有一個。

「這邊有人嗎?」一個男生湊近問。我記得他是今天早上的監工,那個叫做權的男子。

廣告

「沒有。」我把身體挪開一點。其實這草皮夠大,在我躺的地方四下無人,根本沒有挪開的必要。

看上去權應該比我大好幾年。他身材高大,可能有一點八米高;體格壯碩,幾乎看不到絲毫贅肉。說話的語調令人感覺神清氣爽,大概是典型的陽光男孩,最少第一眼給人的印象是這樣。

廣告

「喂,新來的,要叫師兄呀,真沒禮貌。」他側過身躺下時這樣道。

這裡終究還是有階級主義?我吃了一驚。

「說笑啦!說笑。」可他隨即解消了我的疑慮。「何況我根本沒有資格當你師兄。我也是新來的。」

「甚麼時候來?」

「剛滿一個月。」

「這麼說是可以離開了。」

他稍微轉過頭朝向這邊。「喏,你也是想待一個月就走,對吧?」

「確實如此。」或許因為都是新人,對他我覺得可以比較坦白。「眼下還無法想像為何可以一直待下去。」

他點頭。「我懂。因為我剛來的時候跟你想法一模一樣。可是到現在呢,很恐怖吧,我竟然不想離開了。」

「為甚麼不想離開?」

「外面會有這樣的草地嗎?」

我還是無法認同。「躺草地看星固然舒服,但問題是在於你不能選擇躺與不躺吧?比如明天安排了要下圍棋,我就不懂下,也不想下。」

「難道不是因為你不懂,所以才不想嗎?這裡的人會教你下。等你懂了,就會覺得有意思。」

「要是我學懂了還是覺得沒意思呢?」

「外面有更多沒意思但非做不可的事,不是這樣?」

我無意與他爭辯下去。

靜謐的氛圍與泥土的芬芳瀰漫。四周僅餘細細碎碎的交談聲。想到自己剛才沒注意降低聲量,我覺得有點尷尬。但願對話沒有被他人聽見。

「你好像很喜歡這裡。」我對著夜空講。

權感慨地笑了一下。「這裡的生活讓人安心。」

「所以現實世界無法使你安心?」

「你說得這裡好像是『超現實世界』似的。」他以不帶惡意的口吻笑我。

「呃,我有想過這一點。可我不知該如何區分這裡和……我們本來處身的社會。」

「外面。」他簡潔地回答。「我們總是叫它『外面』。」

外面啊。表世界和裡世界。外在與內心。開放性與封閉性……外面。說不定是個合適的表達方式,我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