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十三)

2016/11/10 — 8:00

Women on the Peat Moor, Vincent van Gogh, 1883

Women on the Peat Moor, Vincent van Gogh, 1883

【平村社區】系列

為甚麼呢?給這麼一問,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嘿──」她不無神秘意味地笑了一下。「告訴你,我在這裡十四年了。經驗讓我懂得一件事:每個人來到這裡,都有原因。」

廣告

我想了一會兒才說:「妳的意思是,有人出於某種原因,刻意把傳單遞給我?」

「不,怎麼說呢──凡事冥冥中都有主宰,不是嘛。」

廣告

如果僅僅是作為泛論的話,那就沒有深究的必要。忽然想喝點水,但不曉得放在哪裡,決定暫時放棄,待會再問問看。

「那麼 Candice 媽又是為甚麼來到這裡?」

「你有沒有聽過有首歌叫≪自作多情≫?」

「抱歉,沒有聽很多流行曲。那是誰的歌?」

「周慧敏。」

「哦。」說來尷尬,如果是周慧敏的話,我反而知道是哪首。「有聽過。」

Candice 媽自顧自哼唱起來。那聲音竟然有點少女味道。

「我很喜歡這首歌。」她說。

「我……小時候很喜歡周慧敏。」

Candice 媽沒有因為我的傻話而吹笑我,卻只一本正經問:「現在不喜歡了?」

「很難有誰還會喜歡周慧敏吧?」

「嫌她太老?」

「或許。」我並不知道為何現在的人不愛周慧敏。

「那現在的人聽甚麼?」

「K-pop 吧?」

「那是一隊樂隊的名字?」

「不,是韓國流行曲的意思──」

「嘿。」她笑道。「韓國音樂有甚麼好聽啊。」

對此我也茫無頭緒。

「不要自作多情去做夢,給我盡獻殷勤管接送……喜歡這首歌,因為歌詞就像在說我。」她用餐巾擦了一下沾在唇邊的蘑菇汁。

「如果不介意,可以講我聽?」

「不介意。」她欣然一笑。「每次有新人來,我都會把故事說一遍。」

Candice 媽年輕時曾經是個「壞女孩」。就是在那個努力就會成功的時代,經常留連於酒吧、保齡球場、的士高,或者在海灘躺下無所事事地聽音樂的女生。當然從我的尺度講,這也算不上怎麼壞,頂多只是有點懶惰、有點貪玩而已,但總之 Candice 媽就是要叫自己做「壞女孩」。這當然是她的自由,我沒有抗議的需要。

香港主權移交一年前的七月,在一個風和日麗的晴天,她在淺水灣海灘跟他結識。對她來說他是另一個世界的存在。當時他才大學畢業不久,任職於一家律師樓。「哇,是大學生耶,威風哪!」Candice 說。那人不僅頭腦好,而且為人上進、勤力,對 Candice 媽也呵護備至。這樣一個好男人追求自己,Candice 媽當然滿心歡喜。然而 Candice 媽沒有答應他。女人的直覺告訴她,天下間不會有這種好事。他沒有放棄,每天都要打三四次電話來。很多時候 Candice 媽冷淡回應,有時甚至不肯接聽。

可是總有些日子,心靈會變得脆弱,防備會變得鬆懈。也許二十次總有一次吧,她會答應與他約會。他就駕車來她家門接她,載她兜風。他們去過很多地方。飛蛾山、西貢、深井、「還坐私家車搭船去梅窩!」她說。那時候青馬大橋還未建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