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十五)

2016/11/12 — 8:00

Weaver, Vincent van Gogh, 1884

Weaver, Vincent van Gogh, 1884

【平村社區】系列

她把一匙布甸送到嘴邊。儘管沒有可以塗的唇膏,但兩片豐腴水嫩的嘴唇還是顯得甚有女人味。輕捏杯柄的兩隻手指上,指甲雖短,形狀卻精緻好看。我想她年輕時一定是個極富吸引力的女人──其實現在也很漂亮便是。

「幸好收到單張。」我深深吸一口氣。

廣告

她恬淡一笑。「這是一個好地方。」

驀然一種奇想進佔腦海:也許平村社區是天堂。也許,Candice 媽之所以來到這裡,是因為她已經自殺死去,只是她自己不知道而已。也許此刻在這餐廳中的人全部都已經死去,我也已經死去。

廣告

當然這是不可能的事。或者說,可能性相當低。

成員陸續用餐完畢。他們自行收拾碗碟,帶回廚房窗口。碗碟與餐具鏗鏘的碰撞聲構成了嶄新的背景音樂。

「Candice 媽。」

「甚麼?」

「唱兩句歌來聽聽罷?」

「嘴吧裡有布甸!」她笑著推搪。

吃罷,我們也起身把餐具送回廚房。她忽然想起似地問我:「對了,你猜為甚麼那男人突然要把孩子帶走?」

「良心發現?」我胡亂說。

「他撞車撞到下體,陽萎了。」Candice 媽開心地道。

分配圖書實在是奇怪的作業:平村社區有圖書借閱制度。但成員不得選書,他們借閱的書都是指定的。然而這並不表示有某種意志試圖干預知識傳播。所謂「指定」,不過是由負責分配圖書的成員隨意挑而已。

此刻這個成員就是我。在闃無一人的書庫裡面,我把大家交還的書分類,放好,然後在數十個放滿書的書架中,為每個人選新書,再放進他們在社區會堂的郵箱。

我曾經猜想平村社區的書籍可能含有一些像是教義性的東西,但翻來覆去看了又看,卻並無可疑之處。平心而論,這裡的藏書並無不妥,莫如說是有趣:不僅有工具及技術性的書(≪五行靚湯四季養生這樣吃≫、≪少林太祖長拳≫、≪圖解建築設備入門≫);有文學著作(≪1984≫、≪世界盡頭與冷酷異境≫);就連哲學與社會政治論著(≪資本論≫、≪千高原≫),也不匱乏。

若問這裡的書與圖書館有何分別,那或許就是此處的書不乏新作。好像阿甘本、董啟章、東野圭吾等熱門著者的新書,統統一本不缺。

不過這作業幹起來還真讓人頭痛。成員我幾乎全不認識,到底要為他們選甚麼書呢?這個叫 Chow Kwok Keung 的,大概是個愛國者,塞給他一本馬克思吧。Momo Tang,應該是早上遇到的那個女生。那麼活潑,給她一本≪叮噹大長篇≫……完全是瞎搞。為甚麼人家的書非要由我來選不可?這制度真是不可思議。

不過也因為這項工作,我得以接觸到社區成員的名單。一共是九十六人。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名單上除廣東話拼音名字外,還有普通話的,也有英文的。職業病發作,不自覺在裡面尋找高官名人的名字,但一個也沒有。

想到自己彷彿抱有做調查報道的心態,不禁臉上一陣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