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十四)

2016/11/11 — 8:00

By the Seine, Vincent van Gogh, 1887

By the Seine, Vincent van Gogh, 1887

【平村社區】系列

終於在半年後,他們第一次牽手。此後 Candice 媽經歷了大半年幸福日子,直至懷孕。她把這個消息告訴他後,他就消失了。Candice 媽固然很傷心,可是也不是傷心到不能忍受的程度。對她來說,這其實多少是意料中事──難道一個年青有為又英俊的大學生會娶我嗎,我可不會蠢到沒有自知之名──她這樣想。

沒關係啦,她告訴自己,同時決定把孩子生下來。因為,孩子無罪啊!

廣告

十月懷胎後,她當媽媽了。那是一個白白胖胖的小男孩。頭頂上的短毛摸上去像綿花一般柔軟。只要眼神與他相接,Candice 媽便心滿意足。孩子他爸的事早就無所謂了。

她的目標只有一個:供養這孩子讀大學。為這個理想,Candice 媽要儲錢。她一個人打三份工。白天給家附近的文具店開舖,晚上去酒樓做樓面,深夜還到酒廊唱歌。

廣告

「唱歌?」我詫異地問。

「對!壞女孩嘛,唱周慧敏喔,有很多 fans,特別是男的。」她抿著嘴唇,瞇起眼睛,彷彿看到昔日舞台上的自己。

男生三歲的時候,他爸突然回頭找 Candice 了。他約她在太子的一家酒吧說話。一見面他就說要把孩子帶走。她點來一杯啤酒,直接在侍者手中取來澆在他身上。她把他狠狠臭罵了一頓。他卻反指她沒有為孩子著想。他說孩子跟著她不會有好結果,只有跟他一起才會有前途。

或許他是對的,她想。可是對又怎樣?孩子是她的,也理應是她的。她再給他送一巴掌。

一周後,她收到兩封信。全是英文,她不懂念。即使想拜託誰翻譯也沒有看得懂的朋友。她就一直把信撂起來沒有管。直至一天在酒廊認識一個客人,說是英國回流的,她才想到把信拿給他看。對方一看,說兩封都是律師信。一封告她襲擊,另一封爭撫養權。

她沒錢,又知道得太遲,沒能趕及找律師。她決定要自己辯護。她相信人情道理都在自己這邊,只要在法庭上一五一十地說出來,法官會懂的。她忘記了對方是個律師。法庭上,他不僅質疑她沒能力撫養孩子,還訛稱她有暴力傾向,所以三年前才會因為太害怕而與她分手。他甚至交出了驗傷報告。(他被我打了之後,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驗傷,真是聰明的人哪,Candice 媽說。)兩場官司她都以塌樓一樣的速度輸掉。普通襲擊罪判監一周,Candice 媽覺得無所謂,只是於孩子的撫養權,無論如何是沒有的了。

「後來我知道,他在我坐牢的時候把孩子帶了去加拿大。我連送機的機會都沒有。出獄後,我去買炭。拎著兩包炭回家時,接到了平村社區的單張。」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