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四十一)

2016/12/8 — 8:00

Exterior of a Restaurant in Asnières 
Vincent van Gogh, 1887

Exterior of a Restaurant in Asnières
Vincent van Gogh, 1887

【平村社區】系列

Candice 媽繼續說:「當然最好是你可以選擇留下,又可隨時離去。可我們沒得揸 fit,誰也無計可施。既然如此,那就只能接受下來。世界上有太多無法控制的事,如果都想要掌控,會很累又很有挫敗感。既然如此,只要把注意力集中在好好過每一天,那就沒有甚麼再值得憂傷了。」

或許如此。只是後來的事讓我明白,「把注意力集中在好好度過每一天」真是一種道行;而欲掌控世事,則是人之常情。即便是在人生路上早已飽歷風霜的 Candice 媽,也無法倖免。

廣告

因為這時候,社區來了一個新人。

大概是個離家出走的孩子吧,一看他我便有這種感覺。

廣告

那是一個年輕男生,看樣子應該還在讀中學。他個子不高,頭髮長而細密,髮稍遮住右邊眉額,一路延伸至耳朵前面。看樣子應是時下流行的髮型。嫩滑的皮膚上一臉稚氣,有點兜風的耳朵整片露出,彷彿暗示少年特有的反叛脾性。

久未見面的 Ray 把他領到 Candice 媽身邊坐下。這麼著,Candice 媽左邊是他,右邊是我,都是新人。

我問 Candice 媽,怎麼新人全都坐在妳身邊?她笑道:「巧合啦,只是巧合。」

男生才剛就坐,Ray 就拍了一下額頭說,唉呀,忘了拿飯,便又帶他起身去廚房取餐。就在男生離位的時候,Candice 媽改口道:「其實應該不是巧合,可能是管理員知我愛照顧人,所以都把新人都丟給我,哈哈。」

「這一個月,沒有妳我還真不知怎麼過。」我如實道。確實是 Candice 媽教曉我在這裡生活的諸多規矩和方法。要不是她,我連甚麼時候該穿甚麼衣服都不知道。

「幫到你我也很高興。不過,應該快要調位了吧。到時我們就要道別囉,當然只是吃飯上的道別。」

「對,妳好像告訴過我,多久調一次位……」

「兩個月。」Candice 媽伸出手指數起來。「應該後天就會調。」

這時候,男生捧著午餐回來。我先開口跟他說自己也是個新人,然後再介紹 Candice 媽。「她人很好,又懂很多,我有甚麼事都是請教她的。」

出乎意料之外,男生以極其冷漠的表情向我睥睨一眼,僅發出「嗯」的一聲作為應答,便低頭吃起飯來。

「哎呀呀。」Candice 媽對此好像沒有介懷,只是側過頭去看他的名牌。「Kay Chow 是吧?就這樣叫你 Kay 可以嗎?」

「可以。」男生說。

「幾歲了?」

「十七。」他說話時連頭也不抬起來。飯有這麼好看嗎?我不禁想。

同時間,我察覺到 Candice 媽像想起甚麼似地,右手輕輕揚起一下,但不到半秒便又放下。

「離家出走?」她想的和我一樣。

終於,Kay 抬起頭來,定睛注視 Candice 媽,一動不動,連咀嚼也停止,只是向她擺出一副厭惡的樣子,彷彿責怪她為何如此多事。

如此大約過了五秒,他才又低頭繼續吃喝,彷彿甚麼事情也沒發生過。

有夠麻煩的青春期孩子,我心裡咕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