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四十七)

2016/12/14 — 8:00

The Potato Eaters, Vincent van Gogh, 1885(圖片來源:Van Gogh Museum)

The Potato Eaters, Vincent van Gogh, 1885(圖片來源:Van Gogh Museum)

【平村社區】系列

Candice 媽一聽,反應比我更大,隨即呵呵大笑。「你是不是看電視看太多啦。」

聽她這樣回答,我才鬆一口氣。這麼著,反倒可以開起玩笑來。「妳如何能肯定?世事往往就是如此微妙。妳對他不是母愛泛濫嗎?」

廣告

「哪有!」她佯作生氣道。

「我看妳恨不得收他為乾兒子呢。」

廣告

她卻拄著泥鏟認真地思考起來。俄頃擠出一句不知是否認真的話:「也好啊。」

我想我明白 Candice 媽特別關心 Kay 的原因了。

她用略帶空虛的聲音說:「那孩子,總是一副對任何人任何事都漠不關心的態度,其實不是那麼回事。」

「那麼是怎麼回事?」我不以為然地問,同時覺得 Candice 媽太過袒護 Kay。

「他嘴巴說是受不了學校的集體意識,討厭學校的集體生活,所以才來這裡,其實嘛,我心裡知道,他只是渴望別人關心。就是怕落單。」

「他原來懂得講完整句子哦?」

「還不是我問一句他答一句這樣推敲出來的!」Candice 媽臉上洋溢喜悅,嘴巴卻說:「簡直像在玩推理遊戲,難啊。」

我不禁佩服她的耐心。如果那個男人沒有把孩子帶走,她一定會是個好母親。

「要是他真的討厭跟我說話,不回答不就好了嘛。」她用溫柔的眼光看著田裡的莧菜。「還是會回答的話,證明他其實是想講的吧。」

「這倒說得不錯。」我附和道。

「孩子嘛,都是這樣。」

        在我和 Candice 媽交談著的時候,五月底的夏日晴空發出燦爛的藍色光芒。就連僅餘的幾片白雲也被風吹得四散。經過雨水洗禮後的菜蔬更見嫩綠。我記得強叔說,只要不刮暴風雨,這一批菜會是又甜又香的好收成。

        工作即將結束的時候,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Candice 媽,Kay 是你見過年紀最小的新成員嗎?」

她把食指按在下巴,思考起來,也不介意指頭上沾有乾牛糞。「我剛到的時候,Cynthia 比他年紀還小,只是一個可愛的小娃兒。那之後好像沒有孩子加入過。」

「那時候 Cynthia 應該只有幾歲吧?」

「是這樣沒錯,六七歲左右吧?」

「那麼,六七歲孩子如何選擇在平村社區生活呢?」

她似乎忽然明白我的動機,敲了下我的腦袋。「你啊,好奇殺死貓!」

「變成了牛糞頭啦!」事敗的我只好笑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