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四十三)

2016/12/10 — 8:00

Camille Pissarro , by vincent van gogh

Camille Pissarro , by vincent van gogh

【平村社區】系列

那團冰冷的氣息緩緩向我望來。她客氣地一笑,又復回過頭去,以比我更專注的神情,不住眼盯自己的名牌。

我發現,她不僅是性格氣質,就連眼神都不同於那夜與我相遇的 Cynthia。這一刻的她,瞳孔依舊深邃,但裡面卻甚麼也沒有,儼如兩個空無人影的山洞。那神態彷彿在說,她不認識我,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廣告

「她不能說話的啦。」坐在我們對面的一個男生好心地告訴我。對此 Cynthia 亦充耳不聞。

儘管這狀況完全在 Momo 的「作戰」預算之內,此刻的我還是相當震驚。擠不出甚麼話來,只得無意義地挪移身體坐好,以消除自己的尷尬。

廣告

或許她真的是個啞巴?不,不是。我親耳聽過她的聲音。那為甚麼她現在又不說話?難道她早上是啞巴,晚上不是?有這種啞巴的嗎?

背後響起鐵盤碰撞的聲音,是廚子把食物做好,送到餐廳。Cynthia 於是站起身來,往取餐的隊伍走去。

「一起走吧?」我跟她說。

她卻連頭也不回,一個勁兒兀自去了。

早餐的一小時間,我不放棄地反覆向她搭話。都是些無聊話題:「今天的火腿挺好吃。」「待會妳要去哪裡工作?」「能和妳同坐真高興。」可是 Cynthia 一句話也沒答理。有時候只是好奇地望著我微笑,更多時候,像完全沒有聽到,只是低頭愔愔吃早餐。

也是在這一刻我才發現,即便跟她談過一個晚上的話。我依然不敢正視她。她那謎樣的美依然有種凌厲的氣勢。我被這氣勢懾服。好幾次我偷瞄她吃通心粉,只見她略略低頭,右手食指和姆指柔弱地拿起湯匙,舀進碗裡,左手撩起傾瀉下來的長髮,雙唇僅僅張開到足夠把通心粉送進去的程度,眼神認真得儼如碗裡的不是通心粉,而是聖餐。單是這情境已教我失語。

想要變成通心粉!我竟有這種低智的遐想。

按作戰計劃,我本來應該跟她提起那夜的事。可是,我不敢說。

我懷著考試一樣緊張的心情吃著牛角包,竟覺得牛角包像真牛角般難以下嚥。我開始懷念起 Candice 媽來。她在與我相隔三張桌子的位置,身旁仍然是 Kay。偶爾 Candice 媽跟他說一句話,Kay 就答一句。氣氛怪彆扭的,不過 Candice 媽似乎毫不在乎,依然一句半句的跟 Kay 交流著。

我不禁佩服 Candice 媽的耐心。換著 Kay 身邊的是我,恐怕講三兩句話我就會把他當透明人。反正不跟他交流也不礙事。果然,讓 Candice 媽坐在 Kay 身邊,怕不是偶然。

Cynthia 坐在我的身邊,又是否偶然?

這時候,我也看到 Momo 了。她就坐在 Candice 媽不遠處。我們四目交投,她立刻給我一個意味深長的笑臉。我當然懂得她的意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