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四十二)

2016/12/9 — 8:00

Van Gogh’s ‘Shed with Sunflowers’(1887)

Van Gogh’s ‘Shed with Sunflowers’(1887)

【平村社區】系列

其實我應該一早料到的。Kay 到埗那天晚上,成員給他送上了歡迎蛋糕。蛋糕款式和我一個月前得到的一模一樣,送蛋糕的過程也一模一樣。我好像經歷時光倒流那樣看著「驚喜」發生,只是自己從第一身經驗變成第三者觀察。偷偷問 Candice 媽,果然如此:給新人「驚喜」,是平村社區的規矩之一。

如果驚喜也是規矩,那麼這「好意」,到底是誰揸 fit 的呢?Ray?管理員?社區成員?還是,它不屬於任何一個人,僅僅是屬於規矩?規矩也可以有「好意」的嗎?

廣告

以前在報社,同事習慣為生日的人買蛋糕慶祝。第一次慶祝的主角是個很有人緣的老好人。同事想答謝他一年來各種事情的照顧,所以自發給他驚喜。他也給逗得相當開心。那天不知是誰談到另一個同事三天後也過生日。大家雖沒說甚麼,可也同樣為他準備了驚喜蛋糕。

此後,「驚喜」便變質了。生日有蛋糕成為常態,收到的同事也要做場戲裝一下 surprised。反而如果有誰生日沒有「驚喜」,那就等於說,同事不歡迎他。他應該自我檢討。

廣告

Kay 當然不會想到這裡,一如我一個月前也沒想到平村社區的所謂「驚喜」是這麼一回事。

不過反正 Kay 對這來歷不明的好意,也毫無反應便是了。

 

等了兩天,我還沒收到來自胖嘟嘟管理員的任何消息。還好我沒跟 Katy 明言回港的實際日期,只是粗略講過「去一個月」。以前我去旅行或者出差,她總是會問清楚我何時回來,有時還會要求我給她回程航班資料。然而這次她只是爽快地說了一句「好呀」就讓我走了,也不多問緣由。

可能是因為,結婚那件事傷了她的心。

至於公司方面,倒是確實請了一個月的假。換句話說我現在已經是在曠工。不過曠工就曠工,雖然這樣說很不負責任,可那並非甚麼大不了的事。這不是甚麼大不了的工作,我也不是甚麼大不了的員工。

這一天換坐位。我給換到靠門口數起第三排左邊餐桌一角。坐下來,看一眼旁邊位置的名牌,上面寫道:Cynthia Johansson。

Cynthia Johansson?

隨即我便知是她沒錯。就算不回頭看,就算她腳步無聲,你也可以感受到她走過時,掠過的冰涼的風。

她在我身旁坐下。

是巧合嗎?沒想到管理員竟以這樣的方式把我們再次聯繫在一起。我可以認識神秘的她,更多更多。只是,同時這也意味著,那個代號叫做「啞美女作戰」的計劃(當然是 Momo 取的名字),不得不開始了。

這麼著,「作戰」的第一天便有了突破性戰果:我從沒想到 Cynthia 是外國人。不,是外國人還是混血兒?看著她的名牌,我左思右想。

倏的,我拍一下自己頭顱。我早就見過這個名字呀,就在分發圖書的成員名單上。

「Cynthia。」我輕輕喊她,跟她打招呼。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