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四十五)

2016/12/12 — 8:00

Avenue of Poplars in Autumn 
Vincent van Gogh, 1884

Avenue of Poplars in Autumn
Vincent van Gogh, 1884

【平村社區】系列

「非常對不起。」我低頭道歉。

Ray 點下頭,等待我繼續說下去。

廣告

我決定盡量開心見誠。事已至此也只能這樣。「老實說,我也不大清楚自己為甚麼說謊。你一定會想,我是不是有心想搞踢爆平村社區報道甚麼的。事實上我也不是沒有想過。可是,我也並非因為想做報道而來。我……也說不清為甚麼要來,來了又為甚麼說謊。或許亦擔心自己的記者身分,會被你們拒諸門外。」

這種模稜兩可的說法,連我自己都覺得難以接受。可是 Ray 聽罷,卻似乎認為沒甚麼問題。他往前探出上半身問:「那你現在有打算就平村社區寫報道嗎?」

廣告

我認真思忖良久後,堅決地道:「沒有。我不打算寫甚麼。」

報道的話,平村社區也就完了吧。

對,從某種角度講,平村社區是不道德的,因為它限制了人的選擇權,或者使人的自由意志變遲鈍。甚至若你說,平村社區是個極權社會,我雖然有所保留──畢竟人們是憑自己意志決定留在這裡的──可也並不反對。

可我得承認自己對平村社區已經建立了感情。我也承認,平村社區的生活對我而言有吸引力。比外面的生活更吸引。或許是因為我是「港豬」吧。

我喜歡這個地方。所以,就算我沒能力保護它,最少也不要讓它毀滅。

我把這些想法全部告訴 Ray。

他只是聽,既不贊成,也不反對。磨擦雙手,間中發出「嗯」的一聲表示理解。

待我說完,他又問:「不介意的話,可以再詳細一點告訴我,你在平村的日子過得怎樣嗎?比如說,認識的人,印象深刻的事……」

我仍舊如實相告,唯獨保留了兩件事:Momo 的作戰和與 Cynthia 的碰面。作戰甚麼的,自然不可能坦白,否則會連累 Momo;至於 Cynthia,我也不知道為甚麼不說,但我隱約覺得那夜遭遇是非常特殊的經驗,可以的話,我還是想埋藏起來。

Ray 仍舊以同樣的姿態聆聽。待我說完後,他問:「沒有了嗎?」同時眼睛射出異樣的光芒。

不,我不可以說的。如果謊言要再次被拆穿,那就拆穿吧。

如是我勉力保持鎮定,短促地回了一句:「沒有了。」

Ray 往後一仰,靠在椅背上,好像心滿意足似地吁了一口氣。「挺有意思的生活。」

我也如釋重負,暗地吁一口氣。「因為這裡是個好地方啊。」

「一個月前你才說這裡是犯罪集團、邪教組織。」

我苦笑。「終於我沒找到任何理據支持我的懷疑。」

「你還說,這裡是監獄。」

「告訴你一件很可怕的事。」我說。「我有點覺得,就算這裡是監獄也沒甚麼大不了。」

「你覺得自己為何會有這樣的改變?」

「或許是因為,我不過是個極其平凡、也打從心底裡追求平凡的人。」

「我們都是極其平凡、也打從心底裡追求平凡的人。」Ray 如此重覆我的話。我深深感到自己與眼前這個年輕人,根本不是在同一個層次對話。我思考的一切 Ray 都已經思考過。我們之間進行的與其說是對話,不如說是他一步一步把我誘導到他早已站著的地方。

到底是甚麼,讓眼前這個年輕人有如此深邃的思維?正如此想,只聽他以宣佈考核結果般的語氣說:「平村社區同意你寫一封信給外面報平安。」

「呃,我──」我的聲音顫抖著。Ray 在抽屜掏出一部 iPad。「信請現在寫,寫完用你的電郵直接發出。」

「謝謝。」我閉上眼睛,不明白他到底是出於甚麼原因同意我的要求。「有沒有限制,比如甚麼能寫甚麼不能?」

「沒有。我們可不似中共會限制『言論自由』。」知道我真正身分的 Ray 開起輕鬆的玩笑。「寫些甚麼,由你揸 fit。」

我由衷感激他對我的信任,同時也對自己隱瞞了 Momo 和 Cynthia 的事,感到更加愧疚──不過那真的是沒辦法的事。我唯一能報答他的,就只有好好寫這封信,確保平村社區的一切不會被外面發現。其實這也不能算是報答吧,因為保密不是為了誰,而是為了保護平村社區,保護自己繼續在這裡活下去的可能。

Ray 是看穿我這種心情,才放手讓我寫的吧。

「最後希望你知道,只此一次,下不為例。」Ray 如此總結。

「這個自然。」我猛點頭。

「好了,快寫吧。」他說。我竟然覺得這一刻的 Ray,有點像中學時代慈祥的校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