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四十六)

2016/12/13 — 8:00

Sunset in Montmartre 
Vincent van Gogh, 1887

Sunset in Montmartre
Vincent van Gogh, 1887

【平村社區】系列

(六)

自從報過平安後,我在平村過的生活便徹底拋棄了時間觀念。在這裡,我種潺菜、莧菜、通菜、絲瓜、節瓜、粟米;在魚塘撒網、割草、餵魚;在稻田插秧。此外還有種花、養雞、餵豬、牧牛、採果……有時也做豆腐之類的食物加工,在木工室修補破損的傢俱,造新的桌椅。本來甚麼都不懂的我,在強叔和其他資深成員指導下,工作一點一點熟練起來。也有時候,在一些簡單的任務上,我開始當起監工。

廣告

此外,住滿一個月後,大約每隔兩周,我會被叫到管理員辦公室,向胖嘟嘟管理員(原來他姓陳)報告近日發生的事。原來這也是平村社區的規例。雖說是報告,但其實也沒甚麼好講,不過是隨便談談最近做了甚麼,有何想法之類。他會用錄音筆作記錄。不可告訴他的事我當然一個字不講,他也沒問。

讓我感到奇怪的是,因為某種不明原因,我和 Cynthia 共同工作的機會似乎變多了。當然這也有可能只是我的錯覺。或許實際上只不過是,我變得特別注意她。知道她溝通不便後,我總是有意無意駐留在她身邊,替她傳達訊息,或給她拿需要用到的工具。大多時候她對我的幫忙都沒甚麼反應,只是不言不語接受下來。不過她工作的能力其實一點不低。無論甚麼作業,她都瞭若指掌。想必是因為她四歲以來一直在這裡生活的關係。如果她不是溝通困難,肯定更多時候,是她幫我而不是我幫她。

廣告

儘管如此,Cynthia 那股冰冷而尖銳的氣息,仍未減退。我依然不敢正視她。至於「作戰」,自不待言也是毫無進展。她都不說話,我還能指望甚麼呢。

日子平靜得儼如清晨的露珠,一滴兩滴,滴落地上,在泥土裡消失不見。

這陣子讓我稍微擔心的倒是 Candice 媽。自從 Kay 來到平村社區後,只要一有機會,Candice 媽便會跟他一起行動。她簡直就像一個追星的小 fans,無論 Kay 去哪裡,她都跟隨。有好幾次我甚至看見 Candice 媽因為太熱衷跟他說話,而被監工抱怨。

而 Kay 就是那高傲的韓星。

當然,平村社區有平村社區的運作方式。他們未被編排同一工作的時候,Candice 媽就算想黏 Kay 也黏不成。不過他們畢竟在吃飯時間同坐,因此一天最少要見三次。在餐廳的時候,偶爾我會瞄一下他們那邊,看到 Candice 媽還是如此熱情,而Kay 還是一樣冷淡,我不禁對這個小鬼好感缺缺,也替 Candice 媽覺得不值。

「你年紀都不小了好不好!」把這心情告訴 Candice 媽,她縱聲大笑,卻說我像個爭寵的孩子。

那時候我們正在菜田施肥。管理員不知在哪裡找來堆積如山的乾牛糞,讓我們舖在菜田上。乾牛糞散發出濃烈的氣味,不過那不算是臭味,反而更像是甚麼稀奇的東南亞香料似的。

這工作我已經幹過三四次。還記得第一次做時很不習慣,老是怕牛糞會沾到身體。可現在已經毫不介意。大家都是這樣做,沾到了又怎樣。

正當我用鐵剷剷起一把牛糞的時候,Candice 媽說:「他呀,和我的孩子年紀一樣大。」

聽到這話,我像被電流通過那樣震顫了一下,連冷汗都滲出來。

「他不會是妳的親兒子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