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四十四)

2016/12/11 — 8:00

The Bedroom 
Vincent van Gogh, 1888

The Bedroom
Vincent van Gogh, 1888

【平村社區】系列

「請坐。」Ray 掛上他慣用的事務性笑容對我說。「這一個月,過得還好?」

我又回到了初來埗到時的小木屋。今天清早,睡醒時我昏昏沉沉執起行動裝置,畫面上看到的卻不是平時的鬧鐘,而是一條訊息,要求我在第一節工作時間前往小木屋。我知道那是關於報平安的事,可答覆是好是壞,我心裡沒底。吃過早餐後,我一邊走在大草地上,一邊盤算,假若管理員拒絕我的請求,該怎麼辦。

廣告

恐怕還是會離開吧,臨走前跟這裡的朋友逐一告別,似乎只能如此選擇。

我想像自己要回到外面的世界。要繼續記者工作,繼續面對結婚煩惱,繼續每日在不同選項中做決定。選擇早餐吃甚麼,返工搭巴士還是地鐵,如果搭巴士塞車要怎麼辦,是不是要看書解悶,看甚麼書……真讓人頭痛欲裂。

廣告

不知何時開始,我已不再把這連串選擇視為自由,只當做一大堆要處理的麻煩。所謂「港豬」,大概就是我這種人。昔日作為記者,我一直不覺得自己是「港豬」。你問我香港是否應該可以選擇自己的路,我是舉腳贊成的。只是為何我又連選擇吃甚麼做早餐都覺得煩厭呢?這矛盾連我自己都無法理解。

選擇離去的話,最讓我覺得在意的,還是 Momo。我們的共同作戰怎麼辦?我自然沒有理由為繼續調查而不顧外面的人擔心。可是,想到她會為我的脫隊而露出落寞的表情,我就覺得揪心。Momo 是那麼開朗那麼活潑,那種表情不應該屬於她的。

我總是為選擇所苦。當然這怪不得人,全怪我自己的優柔寡斷。我想起權說,簽死約是為解決在平村社區唯一剩下的選擇。現在我很能體會這句話的含意了。

「過得很不錯,謝謝你。」這句感謝,是我誠心想向 Ray 表達的。「久未見面,你也過得好麼?」

「很好,很好。」Ray 托一下眼鏡,仔細打量我,然後滿意地道:「你的氣息改變了。」

我想起 Candice 媽第一天告訴我的話。「這裡是個好地方。」

「我很高興你喜歡平村社區。」說完,他站起身去倒冷麥茶。我知道那是給我的冷麥茶。一個多月前的情景浮現眼前,儼如昨天。我害怕自己喝完這杯麥茶後,就會離去,一如我當天喝過麥茶後到來。

冰凍的麥茶果然端到我面前。Ray 在他的辦公位置坐下。「在跟你仔細聊之前,我想直接請問一下,為甚麼要隱瞞?」

「甚麼?」我心頭一驚,一時不解他這話含意。

「記者。」Ray 說。看他的表情,似乎沒生氣,只是平靜地問:「為甚麼要說你做中小企?」

完了,我想。這怪不得別人,完全是我自己的錯。為甚麼他會知道我說謊,已經不重要。事實上,做記者,雖不是名人,名字還是在網路隨處可見,只要有心搜尋,不會找不到。

可那時候我根本就沒想那麼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