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四十)

2016/12/7 — 8:00

The Yellow House (The Street) 
Vincent van Gogh, 1888

The Yellow House (The Street)
Vincent van Gogh, 1888

【平村社區】系列

胖嘟嘟管理員搔一下他光禿的地中海頭殼。「那是上頭揸 fit 的事。得向他們請求批准。」

他給了我一張紙一支筆,讓我寫一封信提出請求,給他呈交。我猶豫地問:「可以借用書桌嗎?」他立時耍手擰頭:「不可以進來。」但附近並無可以寫字的地方,我只好就在門外,靠牆書寫。

廣告

「請教一下,以前有過類似的案例嗎?」我一面寫一面問。

「如果只是單向對外溝通,那是試過的,雖然不多。」背後傳來他的聲音。「想要在外面取得消息的話,就不大可能了。」

廣告

「只要能報個平安就可以。」

「我懂了,有消息會用行動裝置通知你。」

我道了謝,正要離開,胖嘟嘟管理員把我叫住。

「咦,你的名字好眼熟啊。 」

「因為是普普通通的名字吧。」我知道,他一定是在報紙上看過我的報道。

幸而他也不再深究。

離開時我的心情稍為紓暢些。若得到批准,我可以給 Katy 和公司寫封信。編個理由說要留在外地,不知何時歸來,如是問題便迎刃而解。

Katy 收到信,會怎樣想呢?會相信我嗎?會等我嗎?如此想來,即使向她報了平安,她也不會因為我的不辭而別而好過吧。於是我又為自己未有顧及她的感受而內疚。

當然我並未選擇簽死約,永遠長駐,再不見她,儘管老實說我也問過自己要不要這樣做,不過這決定的期限是一年,再想不遲。

我又想到剛才管理員的話。「上頭」。聽前文後理,似乎胖嘟嘟管理員只是打工仔,他有一個「上頭」做老闆。那麼,這個「上頭」又是誰呢?Ray 嗎?

一陣調查揭密的興奮感覺在我心頭迴蕩不止。我覺得自己相當可笑,不久前才勸過 Momo 說「好奇害死貓」,可是我連自身的好奇心都按捺不住。

我的內心就是這樣矛盾。好奇真的會害死貓嗎?知道平村社底細真的好嗎?儘管我答應過 Momo 繼續幫她,但這選擇真的是正確的嗎?

選擇。

事實上,單單是選擇本身,已經逾越了平村社區的邊界。我的困擾直接來自我的不守規矩。甚至可以說,這就是我的懲罰。

午飯時間,Candice 媽一見我便問,結果怎樣?我說管理員要請示上級,稍後才給我回覆。

「祝你好運!」她的聲音仍舊像綿絮般溫柔。

看她那副笑意盈盈的模樣,有時我會想,難道在平村社區只要乖乖守規矩,真的就可以滌除煩惱、趕走憂傷?

比如說,要是我無可奈何下,只能離去,難道 Candice 媽一點也不會覺得傷感嗎?

「怎麼你像個渴望大人注意的孩子。」聽到我這個疑惑,她哈哈笑著回應。儘管我知那是善意的笑,可還是害得我直發窘。

「只是就理論上來講。」我紅著臉,夾起一條炒露筍送進口裡咀嚼。

「嗯……不會傷感吧。」Candice 媽放下手中的筷子,右手撫摸自己的臉頰。「阿權不是剛走了嘛。我很喜歡這個孩子,可是我也沒有傷感。因為規矩就是如此啊。」

因為規矩就是如此。我不自覺在心裡重覆這句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