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四)

2016/10/30 — 8:00

//「熊谷居酒屋」總是這樣人流如鯽。大概因為店在工廠區,客人主要是穿上班族服裝的男男女女,昏黃的燈光下,他們三五成群,要來啤酒,高談闊論,像罵戰一樣嘈吵。//網絡圖片

//「熊谷居酒屋」總是這樣人流如鯽。大概因為店在工廠區,客人主要是穿上班族服裝的男男女女,昏黃的燈光下,他們三五成群,要來啤酒,高談闊論,像罵戰一樣嘈吵。//網絡圖片

【平村社區】系列

儘管我已戴盡頭盔,三番四次明言我挑戰,不代表我反對,但仍一如所料,老總看過後直接把我喊進房間。他一味盯著電腦螢幕,看都不看我一眼說,我們的報館不是走這種路線,命運自主本身不須要辯論,要辯論的只是如何達到它。

「難道我們應該支持極權統治?」

廣告

我直覺地想駁斥一句:「為甚麼不可以?」當然沒說出口。如此大逆不道的話,我不敢說。現在我已經擔心老總從此會以「異類」或「投共」的眼光看我。思來想去,我甚至開始以「異類」和「投共」的眼光看自己了。

於是我連忙回答:「你說得對,的確有問題。我會修改一下。」

廣告

如果自己變成了支持極權統治,那肯定是自己哪裡想歪,得好好反省一下才行。

回到坐位,仔細檢討,愈想愈覺得自己糊塗。所謂極權統治就是剝奪了人民的選擇權。選擇權都被剝奪了,哪裡還有空間讓你選擇命運要不要自主?這裡顯然有邏輯錯誤。

於是我打開文件,開始著手把文章重寫。

 

 

其實我早知這天終將到來。

「這周日得去給好友做伴娘呢。」Katy 盯著鄰桌的三文魚,故作不經意道。

「喔,做伴娘。」我隨口答。「有夠煩人的。」

她回了一句話,可是因為地方太吵,我聽不清楚。「熊谷居酒屋」總是這樣人流如鯽。大概因為店在工廠區,客人主要是穿上班族服裝的男男女女,昏黃的燈光下,他們三五成群,要來啤酒,高談闊論,像罵戰一樣嘈吵。酒精與熱烈討論激發的汗水,摻和著爐端燒的味道瀰漫店內,老實說並不是特別令人愜意的體驗。

不過我和 Katy 還是每次吃飯都來這裡。畢竟每次都要開 Openrice 找餐廳就太麻煩。何況我們也不是以吃盡山珍海錯為人生目標的那種情侶。我們吃飯只為見面。

我和 Katy 認識已有七年,五年前成為戀人。她身材細小,比我要矮半個頭。咖啡色的過肩長髮,微微塌下的扁鼻,笑起來露出的一雙虎牙,態度妙善得像幼稚園老師。屬於可愛類型的女生。

這樣的女生,誰也看不出來她是個物理學家,在大學教天文學。才二十九歲,在學術界已薄有名氣。每當有甚麼科學新聞,行家總會拜訪她,請她介紹或者評論。容我自私地說,我慶幸香港人對科學興趣不高,否則跟她拍拖時被注視或索簽名就很麻煩了。

我們像一般戀人那樣相處。有時我去大學找她吃飯,有時她約我在公司附近看電影。

如此過去五年。

「妳剛才說甚麼?聽不見。」我問。

「我說,不知甚麼時候輪到我呢!」她高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