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幸福的日子就是不用看錶的日子

2015/4/23 — 9:00

生活中絕大部份時間,不看錶是不可能的事:一日之計(計時)在於晨,鬧鐘叮噹作響,總是想多睡五分鐘,五分鐘又再五分鐘……之後趕忙起床梳洗、趕車、火速回到公司打鐘咭,開會見客、遞交文件……一天不知看錶多少遍,分秒必爭,絲毫不差。在急速與營役的大都市生活中,分秒在日轉星移間無聲消逝,回頭仿如百年身。

諷刺的是,日頭勞勞碌碌,晚上則憂心忡忡,時針滴答滴答陪伴無眠的夜深,直至倒數將近天明,才倦極思睡,用僅餘的安眠迎接鬧鐘喚起的另一天清晨。

廣告

有些時候,看錶的原因不是為了急忙,而是為了等待。住進公立醫院的日子,每天探病時間只得晚上五時至八時。整天悶在病床上,除了檢查,就是終日躺著百無聊賴,留意著手錶時針逐格移動,好不容易等到五時,滿心期待家人出現眼前的一刻。霎眼間,三小時過去,時針無情地搭正八時,家人離去,又開始另一晚孤寂的等待與患病的煎熬。在病患、寂寞與等待中,時針移動得緩慢而漫長。

一月中與先生旅遊日本關西,回來後朋友問好玩嗎?其實關西沒有什麼「好玩」,反而令人最感舒暢的是,旅程中每晚睡覺與每朝起床,也不需看錶,甚至連錶也不跟身,床頭也沒有鐘,純粹靠天色感應時分,睏倦入睡、睡夠便醒,精神飽滿。沒有時限的追趕,偶然瞥見手錶才曉得只是下午二三時,快活的時間還很充裕,何不在京都渡月橋旁的小店坐下呷杯 Asahi ,或在奈良公園與小鹿玩耍多片刻,幸福的日子,就是不用看錶的日子,實在令人無比懷念。

廣告

原刊於《定‧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