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教授血涙史之「庸俗的政治」

2016/2/1 — 11:20

這段日子,感覺得最舒服,其實是出席「從來不是同志」討論會之前和阿傑的小聚。前一天收到他的情信:

「三姑姐,明天你在富德?來貘記吖,食件蛋糕傾下計!」

馬上仆到去。在貘記向阿傑傾訴一番,食件阿德的 home made cream cake,的確好了很多,朋友見到你就快倒下來,要請你食件餅,真是感動!

廣告

其實昨天在這個討論會上,我實在無需要這麼坦白,還要是毫不手下留情的那種坦白。可能這一陣子自己真是有太多的壓抑,感覺沒有一個場合可以真的暢所欲言,食完蛋糕,踏入「實現會社」,見到這群相識多年的教授,特別是趙文宗和小曹,明知道大家對「消除性小眾歧視諮詢小組工作報告」想法實在不同,(我要堅決否定這份報告書,他們就覺得可以袋住先。)既然逃避不了這個新書聚會,不如把心一橫,就放膽去表達自己!請大家讓這條女站一站在道德高地休息一下吧!請讓我有一兩小時可以理直氣壯的去維護自己的意見和感受吧!

最重要是我知道今次同台演出的人,絕對不是會把我殺死的那一種,尤其是有慧貞和一些中間人同在,於是我就真的可以據理力爭,不需顧著儀態,as if 真的是有一個 oppressor 和一個被 oppressed 的,而今天我就是一個被壓迫者,要奮勇的指出壓迫者的種種不是。

廣告

這不是我近日常有的狀態,因為近日在其他場合,我總是覺得自己着錯衫和沒有足夠能力應付種種的挑戰。希望各位講者能夠明白我能這樣跟大家在一個公眾場合過幾招,擦出一些火花,對我來說,其實是一種歇息,可以媲美一件美味的蛋糕,to say the least!

第一次從小曹口中聽到這個新 term:「庸俗的政治」,就當這一切是我的庸俗的政治的一部份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