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廣告牌殺人事件》:給你紅隧三個廣告位……

2018/2/2 — 19:29

《廣告牌殺人事件》(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海報

《廣告牌殺人事件》(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海報

【文:陳栢晞】

給你紅隧前三個廣告位,你會控訴甚麼?

作為周庭或其支持者,大概會寫:「一地兩檢無基本法基礎,你就話法例可靈活應變/我地自決自己未來你就話不符基本法/龍門任你搬,林鄭月娥你點解釋?」

廣告

作為曾被普通話試蹂躪的浸大學生,我會寫:「律政司長明知故犯僭建成性,社會包容/我地被無理普通話畢業要求蹂躪,投訴無門講句粗口就要被停學/點解就係唔可以認真正視我地嘅訴求,錢大康?」

作為母親,我會寫:「2017年共有37個24歲以下青年自殺,最細嘅得10歲/部分人不堪學業壓力,部分人不堪社會壓力/點解你地仲係對青年人遇到嘅問題無動於衷,大人?」

廣告

《廣告牌殺人事件》(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講述由Frances McDormand飾演的母親Mildred,不滿女兒被姦殺再燒屍後一年,警方調查仍毫無進展,於是在案發地點的三塊廣告牌落廣告,挑戰當地警長Chief Willoughby。電影裡,警長至少會內疚,重新拿著檔案重新調查,反思自己是否已盡力。香港呢?在第三塊廣告牌中被挑戰的主體,我買重注他們不會內疚,只會不斷找藉口指控下一代,為自己的罪孽開脫。甚麼兩件事不能混為一談、基本法無預料科技進步但港獨就一定違法(仿佛社會及思潮不會改變)、我道左歉,唔接受自己無誠信、後生仔唔捱得關人忍事……你想得到,要幾難聽有幾難聽。

所以我羨慕電影中的世界。雖然電影仍有描述另一警員Dixon(Sam Rockwell飾,大熱男配角)以暴力對待與那三牌廣告牌有關的人,但至少被問責的那位警長真心愧疚,即使後來因病自殺,亦留下遺書說服Dixon作一個好警察,以致Dixon在差館起火時,仍攬著女主角女兒的檔案不放。在香港,為年輕人說話的都是叛徒,都是反共,都不愛國,都是不分事非黑白。在這樣的地方,忍得到講粗口嘅真係聖人,如果嗰個叫Carrie,應該叫做St. Carrie。

《廣告牌殺人事件》當然不是童話,甚至是殘酷的。故事三個主要人物,極度憤怒的母親Mildred、會內疚的警長Chief Willoughby、因成長環境而對黑人歧視成性的警員Dixon,其實都沒有黑白之分,三人只是在做自己認知認為對的事,不求傷害任何人。Mildred放火燒差館前特意先致電查證差館內沒人,足以證明她無非是想誇張地表態控訴,讓當權者正視問題。Chief Willoughby沒有繼續調查案件,是因為已按足所有程序蒐證,只是證據最終沒有指向任何人,他深信自己並沒有輕視案件。Dixon歧視成性,是成長於種族歧視問題根深蒂固的密蘇里州所致,直至他燒傷變成弱勢社群一員時,才明白歧視這一課題。即使三人經歷了、反思了自己的行為,不過也是輸給了制度的人。換了警長為黑人,再沒有把歧視黑人議題放大,積極就線索翻查Mildred女兒一案,始終都是不果。仍在世的人,最終還得承認,自己不是判官,在自己角度出發判定別人對錯生死,總有遍差,卻要眼白白看著壞人在制度的空隙間遊走,生活愉快。

香港人有共鳴?我想是羨慕吧,羨慕良知始終是電影世界內的大多數,而現實鑽洞子的,偏偏是制度的擁護者。所謂制度,不過是權力吧。當我們的控訴未見光已被廣告商篩走,見光後又會被轉移視線至刊登本身是否合法,而非處理字裡行間內更值得關注的議題,香港人也是眼白白看著當權者在制度空隙間遊走,生活愉快。

女兒未出世,已經在想,帶她來這樣的世界,是否害了她?而作為母親,我可以怎樣補救?即使我們都是被制度壓搾的一群。

 

文章首刊於「港媽的第二生活・Every mom needs a second life」fb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