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廬山煙雨浙江潮

2015/8/11 — 17:31

圖片來源:Garry Knight / Flickr

圖片來源:Garry Knight / Flickr

旅遊的目的,對很多人來說不外是那句老套的「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其實,行萬里路等於讀多少卷書,是沒一定的 --- 如果是走馬看花、到此一遊、拍過照便走,行萬里路恐怕連半卷書也比不上,所得的,不過是數十本相簿吧了(不,相簿已成古董,應該是數十個電腦文件夾才對)。

無論如何,旅遊始終不同於讀書,因為旅遊還講究一個「玩」字,所謂遊玩也;中國人有「遊山玩水」一語,山水就是旅遊的地方,目的就是遊玩。有些人索性連增廣見聞的目的也沒有,旅遊就是為了玩;到甚麼地方去?那不重要,不論是甲城還是乙鎮,只要是一個開心之旅便成了。

然而,我們都知道,開心,是不能強求之事。假如你旅遊的目的主要是增廣見聞,只要你肯留心觀察,仔細聆聽,甚或尋幽探秘,那麼,你的知識一定有所增長,問題只是多少而已。可是,即使你去的是一個豪華旅遊,食宿和交通都是最高質素的,目的地是個多姿多采的地方,同伴是最要好的親人或朋友,也難以保證那會是一個開心之旅。

廣告

那是否表示一個只求開心、結果卻是不歡而歸的旅行,必然是一無所獲?倒不是。就算是一個不歡之旅,也可以有所發現,例如對自己的情感和好惡有更深的了解,或是對同遊的親友的看法改變了,關係亦因此而變。不過,這些發現,都和旅遊的地方關係不大 --- 至少不是對這地方有甚麼發現。

其實,即使目的只是增廣見聞,而且達到了,也未必算是有所發現。「認識」(或「知道」)和「發現」並不完全相同:「發現」是「認識」的一種,但「認識」不一定是「發現」,因為「發現」多少要有點意想不到的成份,而且一般來說,「發現」是探索之後的結果。假如你計劃到一個地方旅遊,事前讀了不少有關的書籍和資料,對這個地方已有一個籠統的認識;到親遊其地時,你見到實景實物,風土人情,具體而仔細,你那本來籠統的認識便變得詳盡和深入,但這些都不算是「發現」,仍然只屬於「認識」。有些人到某地旅遊後,覺得是增廣見聞了,卻沒有驚喜,也沒有失望;那就是只有「認識」,而欠「發現」。

廣告

因此,要對旅遊的地方有發現,最好將那地方當作是「傾慕」的對象,要從頭至尾在親自的「交往」中認識它,在「會面」前不會到處打聽有關它的資料或消息,以免影響自己的獨立判斷和感受;結果如何,就由到時的情、景、人、物的相交來決定吧!

試看蘇東坡《觀潮》一詩:

廬山煙雨浙江潮,
未到千般恨不消;
到得原來無別事,
廬山煙雨浙江潮。

這是一首著名的詩偈,可以有不同的解讀,這裏不必談其中的佛理,只是借用此詩來說明上述那種有關「發現」的旅遊哲學。

這首詩最特別之處,是第一行與最後一行在字句上完全相同,不過,這只是表面的相同:從第一行到第四行,是一個「發現」的過程。在旅遊前,「廬山煙雨浙江潮」是「未到千般恨不消」的「傾慕」對象;「交往」以後,卻發現「到得原來無別事」,沒有激情,沒有火花,有的也許只是平淡而真切的欣賞,但對「廬山煙雨浙江潮」總算是有個親身的發現。

當然,這種親身的「發現」也可以是充滿激情和驚喜的,於是愛上了這個地方,將來一遊再遊,然後有更多親身的「發現」。


(原載於國泰航空機上刊物 Discovery,2015年7月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