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廿一世紀平均收視率最高的大河劇 — 《篤姬》賞析

2016/3/31 — 17:03

【文:東海一葉】

忘了多久沒有看香港電視台製作的電視劇, 上一次認真地看, 應該是《巾幗梟雄之義海豪情》吧。 而最近稍為吸引眼球的, 也已經是去年的大陸劇《武則天》了。 前陣子, 却一口氣看完好幾年前播放的日本大河劇《龍馬傳》及《篤姬》。 同樣是歷史長篇劇, 日本人拍電視劇的嚴謹、認真、精緻, 實在令人嘆為觀止。《篤姬》除了盛大的場景及華麗的服飾, 更有細膩的感情主線發展。 一齣戲劇如果只追求華麗場景及人物間的勾心鬥角, 內涵便會顯得空洞, 只是徒具軀殼, 却缺乏靈魂的肥皂劇而已。

《篤姬》難怪能成為廿一世紀, 平均收視率最高的大河劇。 只能以目不暇給、凝神屏息、看得人熱血沸騰, 來形容劇情的緊湊發展張力。 除了匠心獨運營造場面的編、導功力, 為此劇創作逾50首非常出色的配樂, 與篤姬同樣出生於鹿兒島的吉俣良, 實也應記一功。

廣告

營造感人場面, 必須有慎密的心思及揣摩人物內心狀態的同理心。 長達50集的《篤姬》, 動人心弦的場面不可勝數。 而這是其中一幕, 筆者認為最具代表性的。

日本在明治維新之前, 是一個篤信儒教但等級森嚴的武士社會。 除了上、下級武士的嚴格區分外, 幕府之下的大名、藩主儼然是一國之主。《篤姬》講述的就是幕末時代薩摩藩主島津齊彬收今和泉島津家的於一為養女, 賜名篤子, 是為篤姬(姬為公主之意), 後將其送至江戶嫁幕府將軍德川家定為大奧御台所(即將軍夫人)的故事。這一段政治婚姻的博奕, 以擁立德川慶喜為下任將軍的主軸而展開。

廣告

此即為臨行江戶前夕, 藩主設宴邀一眾家臣為篤姬餞行, 其後個別家臣携眷晉見道別的場面之一。 篤姬生父島津忠剛、生母阿幸夫人及兩位兄長前來道別。 而正確來說, 這其實是永別, 因為在篤姬成為御台所後, 階級身份的鴻溝更將是雲泥之別, 後會更是無期了。 然則在這個講求一板一眼、禮儀不能逾越的場合, 作為家臣必須行禮如儀, 使用畢恭畢敬的敬語唯唯諾諾, 只能俯首不能仰望, 而本家公主也只能正襟危坐, 高高在上客套回禮。

主演篤姬的宮崎葵演得入木三分, 面部表情的微妙變化, 由原來充滿喜悅的期盼心情急轉直下, 頓變成無語凝噎。 飾演"老女"幾島夫人的松坂慶子在旁催促下, 公主才恍然有悟, 以極大力氣吐出回禮說話。 此時沉重、幽怨的樂曲《三冬尽く》悠然響起, 大大加強情感的渲染力。 這種強烈的戲劇性效果, 就是戲劇的引人入勝之處。 它欲言又止, 含蓄溫婉, 讓觀眾細味。傳統禮教對人性的束縛枷鎖, 及親情的難捨難離, 才能深深鉻印觀眾腦海。

《篤姬》的情感主線不是篤姬與德川家定(堺雅人飾), 而是與小松帶刀(瑛太飾), 此一真實歷史上從未交集的薩摩藩同鄉。 小松帶刀被稱為"虛幻的宰相", 因其在推動明治維新的汗馬功勞却不幸英年早逝。 此一情感主線貫通全劇, 幾幕久別重逢的場景拍得實在哀惋動人, 令人握腕慨嘆, 天意竟如此弄人。

坂本龍馬與篤姬皆生於1836年這個臨近劇變的時代, 都有着不平凡的傳奇人生, 深深影響日本近代史。《龍馬傳》氣勢磅礡、盪氣迴腸, 《篤姬》則感情細膩、絲絲入扣, 兩套劇集皆戲味濃郁, 一剛一柔, 可謂互相輝映。

附記: 除了較嚴肅的歷史劇, 日本TBS還製作一系列的『世紀のワイドショー!ザ・今夜はヒストリー』, 以極為搞笑的方式, 由記者深入歷史現場直擊報道, 彷如一次搞笑版的歷史劇重溫, 並介紹一些鮮為人知的歷史掌故趣聞。席上的嘉賓則在一旁附和起哄, 節目搞得十分熱鬧, 趣味橫生。 如《篤姬》的出嫁場面, 主持人介紹說, 由澀谷的薩摩藩邸至江戶幕府的大奧,  延綿九公里。出嫁的先頭部隊已抵大奧, 而隊尾則仍在薩摩藩邸未出發, 場面的盛大壯觀, 可以想見。 這些趣味性的資料, 無疑可補足觀眾對歷史的認識, 具有很好的教育意義。

 

 

 

 

發表意見